-+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2023,世界能否和好如初?

格隆匯 · 01/07/2023 05:20

“變局”。

央視新聞特輯,用這個詞,作為過去一年的總結,無疑是精確的。

2022年,世界迎來新的歷史十字路口,呈現在我們面前的,是一個加速演進的變局——地緣博弈起伏跌宕,經濟復甦步履維艱,貿易保護愈演愈烈,新冠疫情仍在持續。

繁榮了三十餘年的全球化進程,彷彿已經難以為繼。

世界之變,時代之變,正以前所未有的方式展開。

不謀全局者,不足謀一域;不謀萬世者,不足謀一時。

不想淪為時代的眼淚,就得跟上歷史的車輪。


01

世紀通脹


回顧2022年,世界經濟最重要的主題是通脹。具體來看:

美國全年通脹率約為8.1%,創40年來最高值;

歐元區全年通脹率8.3%,創30年以的最高值;

中東、拉美、非洲等地區的全年通脹率均在14%左右......

據IMF估算,2022年全球平均物價消費指數增長8.8%,相比2021年4.7%的增長率,全球通脹率已達到本世紀最高水平,各國居民的生活成本顯著攀升。

高企的價格壓力,一度因為疫情的緣故,被認為是暫時的。但地緣戰爭吿訴我們,這種壓力是持久的,能源與食品價格再度飆升。

起初,各國央行反應遲緩,隨後被迫迎頭趕上,以幾十年來未有的速度提升利率。

3月開始,美聯儲連續7次加息,歐洲中央銀行加息4次,部分通脹更為嚴重的脆弱經濟體加息幅度和次數更大,比如通脹高達90%的阿根廷分9次將基準利率從38%提升到75%......

而在多年大放水滯後,陡然大幅抬高利率,又造成了新的世界經濟動盪。

美元藉由加息週期,實現了本世紀的最大漲幅,一定程度上緩解了美國國內的通脹壓力,其他貨幣則相對大幅貶值,加劇了通脹壓力。

其中,歐元、日元、英鎊相對美元分別貶值6.9%、18.8%、10.3%,土耳其里拉相對美元貶值30.3%,阿根廷比索相對美元貶值40.5%......

同時,在各國央行不惜以經濟衰退為代價遏制通脹的極限壓力下,長達40年的全球債券大牛市正式宣吿終結。

相對應的,疊加疫情與戰爭導致的全球供應鏈緊張,借貸成本上升與進口賬單飆升,直接使得大多數國家陷入債務危機的前兆。

2022年,斯里蘭卡、加納相繼破產,這很可能不是終點......

國際局勢動盪,黑天鵝頻發,關係影響錯綜複雜,站在當下種種不確定性創全球化時點以來最高水平的時點。

所有矛盾與積累的不滿,正在集中噴發。

我們這個世界,已經到了難以預測未來,局面不得不變的境地。


02

世界變局


我們堅信,太平洋足夠遼闊,容得下兩個超級大國。

但在先發者看來,曾經只能接受施捨的對象,決不能擁有與自己平等的地位。

三十多年的全球化進程,得益於獨有的人口紅利、制度與文化優勢,中國的經濟體量迅速膨脹,在無人機、量子通信技術、高鐵技術、5G、盾構機等領域都取得了突破。

後來者追趕超越,已勢不可擋。

但這從某方面來説,這也使得原本殘酷以及穩固的國際利益秩序格局,變得更加微妙。

從2018年起,國內外關於各種各樣的“脱鈎論”開始流行起來。

白宮一次又一次強調,説東方的崛起干擾了世界秩序。

尤其在烏克蘭戰爭爆發後,國際形勢呈現明顯的陣營化,美國更是從內政外交的方方面面針對,今年的各種脱鈎政策一個接一個。

這種冷戰思維的做法很惡劣,不僅主動破壞了運轉幾十年的國際格局,過去各國分工明確的生產模式也遭到破壞。

未來,各種卡脖子事件也還會越來越多。

世界越來越變得去中心化。

儘管全球化不會真正消失,但是會出現國與國之間抱團,形成局部全球化——比如歐盟、美加墨貿易協定、中國參與的RCEP、一帶一路等等。

這,也就是逆全球化趨勢抬頭。而這種變化下,各種意想不到的黑天鵝、經濟衰退、地緣政治等重大風險事件也會越來越多。

甚至,還會引發更危險的結果——民zu主義

於是,在社會上,“我們族裔”這一聲音開始變得至高無上。在各種選舉作秀中,這也成為贏得選票的不二法寶。

伴隨着能源與金融危機而快速崛起的極右翼政黨,無一例外地高舉“排他愛國主義”的旗幟。

同時,由於網絡上難以管控的自由,很多小人物為了博人眼球,什麼煽動性的惡毒話語都説得出來。

這一點,相信大家都深有體會。在臉書上在推特上,類似語言惡意攻擊、種族偏見、極端右翼、政客有目的帶節奏的言論大量充斥等等,並很快從互聯網延伸到現實世界,形成非常惡劣的循環。

極端右翼化,口號洗腦,這一點也不新鮮,一點也不復雜。

曾經的希特勒,不正深諳此道嗎?

在二戰前,希特勒受歡迎的程度超過歷史上任何人。

不用強大的武力威脅,不用複雜的大道理,對絕大多數民眾而言,最簡單的口號才容易讓人狂熱。

此前特朗普的推特賬治國,不也是這樣嗎?

隨着西方一個又一個的右翼上台,我們不得不承認,世界的集體右轉、逆全球化會因此加速,一切都回不去了。

然而,對於我們的企業乃至國家而言,過去慘痛的經歷吿訴我們:

一定要保持開放,一定要與世界共生共贏鏈接,一定要發展更先進生產力。

雖然這樣肯定會有很多阻礙,也會有很多困難,但路線目標一定不能變。

因為這是未來發展,乃至生存的根基。


03

擁抱未來


此時此刻,我們到底處在一個什麼樣的時代?

事物都有兩面性,不同人有不同的看法。若偷懶一點,可以用狄更斯在《雙城記》中寫的那句名言:這是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就像那些可以套用在任何人身上的算命術語一般,這句話用在哪裏都有道理。

早些年,我們一直説“和平與發展”是時代的主旋律。但在2022年,俄烏衝突是美國主導的全球化大潮走向終結的一起標誌性事件,意味着中國不再擁有過去40年來的和平外部發展環境。

當今世界進入了百年未有之大變局,對未來的悲觀情緒如疫情般蔓延,大家的預期都不太好。

於是,不敢投資了,不敢消費了,不敢跳槽了,經濟陷入了迷局。大家都很迷茫,看不清前方的路,只願身邊的人都安好。

但是,怨天尤人沒有絲毫用處。

理論上,曾經的國際分工平衡又美好,但落後國家雖然吃到了短期紅利,卻容易掉進安逸的陷阱。一旦把自己鎖死在低端製造的位置,無法向上突破,就只能任人攫取。

行百里者半九十。

中國的未來,必須要在高端製造上爭奪話語權,而不是死守別人隨時能拿走的飯碗。全球最齊全的產業鏈和不斷突破的科技應用,就是我們最大優勢。

一旦實現產業升級,解決了卡脖子的問題,乃至攀登上新的科技高地。屆時,我們就能順勢完成對區域範圍內的全球化整合,像滾雪球一般越做越大,吞噬掉原本不公正的分配模式,終結亂紀元。

最終,一個真正合理、公平的合作全球化模型必然躍然紙上。

未來,必然屬於大多數人,絕不屬於那1%的精英。(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