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衆議院議長選舉11輪表決仍無果 投資者開始擔心美國政府違約風險

智通財經 · 01/06/2023 08:31

智通財經APP獲悉,投資者正密切關注美國政府何時可能觸及法定債務上限。由於圍繞衆議院議長職位的曠日持久爭鬥,加大了議員們無法就如何避免在今年突破舉債上限達成一致的風險。

截至當地時間1月5日,美國國會衆議院議長選舉連續3天舉行11輪表決仍無人勝出,這是164年來首次出現這種歷史性政治僵局。按照程序,衆議院選出議長後,430多名衆議員才能宣誓就職、組成各委員會,履行立法、監督職能。美國總統、民主黨人拜登日前表示,國會無法完全運行令美國“尷尬”。

未能及時提高或暫停債務上限,可能引發美國技術性違約,或促使信用評估機構下調美國評級。在2011年債務上限進入僵局之後,標準普爾就曾下調美國評級。鑑於這類事件有可能擾亂全球金融市場,交易員們正在分析這個關鍵日期可能在什麼時候。

image.png

這不是一個簡單的計算,但許多分析師估計,這一死亡日期將在2023年第三季度的某個時候。在一個政治領導人可以達成可行協議的環境下,這應該會留下充足的時間。但衆議院甚至未能選出一位議長,這表明任何協議都將是艱苦卓絕的。

傑富瑞經濟學家Thomas Simons表示,衆議院目前的僵局“幾乎完全消除了順利解決的可能性,而這一可能性本來就很低。”

債務上限已經擾亂了市場,尤其是固定收益市場的最前端,因爲短期期限使得這部分債券更容易出現違約。儘管目前國庫券沒有表現出對債務上限的擔憂,但最終投資者將開始避開最脆弱的債券。

這是因爲,如果美國耗盡了舉債能力,隨後立即到期的債務可能無法按時償還。這些證券的投資者傾向於要求以更高的票據收益率的形式對風險進行補償。長期債券的利率通常高於短期債券,目前仍是如此,不過一旦市場開始在政府可能耗盡其借款權限的日期前後形成一致,情況可能會發生變化。

民主黨控制着參衆兩院的即將離任的國會,選擇在“跛腳鴨會期”(從11月選舉新議員到明年1月任命新議員之間的這段時間)不處理這個問題。相反,會議在這個有限的時間框架內集中於其他立法優先事項。

與此同時,新衆議院的大多數成員來自共和黨,而共和黨是拜登總統的反對者。分析人士此前已經預計,在這種情況下,就債務上限達成解決方案可能會很困難。但現在他們正在爲一個更混亂的結果做準備,因爲共和黨的凱文·麥卡錫未能在多次投票中獲得足夠的選票作爲議長。

官方數據顯示,政府距離31.4萬億美元的法定限額還有780億美元。但在歷史上,財政部曾採取過各種非常措施,以避免在可能超出上限的情況下儘快超過上限。這些措施包括大幅削減國債發行數量,減少存放在央行的現金,以及暫停向政府信託公司付款。

達到債務上限的日期

何時、如何實施這些措施,以及財政部究竟選擇使用哪些措施將有助於確定最終的截止日期。政府支出和收入的流動也將如此。4月份湧入的稅收資金可能會起到緩衝作用,但隨着經濟形勢和資產價值的惡化,預計資金流入不會像去年那樣充足。另一方面,退稅有可能加速資本外流。

債券拍賣的規模是另一個搖擺因素。財政部在2022年底開始縮減這些債務,進一步推遲了使用會計噱頭來延長其借款授權的時間。但這並不是一條筆直的道路,債券發行規模也有限度,因爲財政部仍需要對現有債務進行展期,併爲政府支付提供資金。

美國銀行、瑞銀證券和Wrightson ICAP的策略師們已經確定了該期限將在第三季度的某個時間點。

2011年的僵局重演?

此前,美國最接近懸崖的一次是在2011年。當時,前美國總統奧巴馬領導的民主黨政府與共和黨領導層之間的僵局,最終導致標普取消了美國的最高信用評級。當時的權衡一直是提高債務上限以換取未來的支出削減,而這種情況有可能再次上演。

但這一次可能會有所不同。許多共和黨的反對者也在爲債務上限的鬥爭而蠢蠢欲動,他們要求共和黨領導人以債務違約的威脅爲籌碼,迫使共和黨大幅削減開支。這些共和黨人目前正在阻止麥卡錫當選衆議院議長。此外,麥卡錫爲成爲衆議院議長而做出的讓步,最終可能會限制他推動債務上限立法的能力。

與此同時,拜登和其他民主黨領導人堅決拒絕向他們所貶低的美國經濟“劫持”屈服。

在僵局中,加州民主黨人Brad Sherman週三提出了一項可能的協議,以民主黨的選票幫助麥卡錫成爲議長,以換取旨在防止美國政府關閉或債務上限危機的規則。

然而,無論這一僵局以何種方式解決,參議院如此四分五裂,而且有如此多的人可能反對取消上限,這意味着這場戰鬥可能會很艱難。

加拿大皇家銀行資本市場美國利率策略主管Blake Gwinn表示,“我在11月的看法是,共和黨在衆議院掌權將會是一場混亂。”“我現在的觀點是,隨着共和黨在衆議院掌權,這將是一場混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