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非農即將出爐,會讓美聯儲更頭疼嗎?

智通財經 · 01/06/2023 05:22

智通財經APP瞭解到,經濟學家普遍預計,將於北京時間週五晚間公佈的最新非農數據將顯示:12月就業崗位將增加約20萬,前值26.3萬;同時工資水平持續上升,有望同比增長5%,但低於前值5.1%;非洲和拉美裔失業率處於或接近歷史最低水平,整體失業率持穩3.7%。然而,就業市場強勁所持續的時間越長,美聯儲官員或許認爲越覺得有必要以不斷提高並在一段時間內維持高利率以打破這種勢頭。

爲了鞏固過去10年間美國少數族裔勞動力市場的廣泛增長趨勢以提振全美經濟增長,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在2020年做出了一項歷史性的承諾——通過給予勞動力市場“廣泛和包容性”就業機會,即只要整體通脹率不高於美聯儲的低通脹目標,美聯儲在很大程度上容忍少數族裔勞動力市場的強勁增長趨勢。

然而,在美國物價仍在急劇上漲的情況之下,美聯儲的這一承諾受到了來自通脹率的“降維打擊”。美聯儲官員在12月13日至14日的政策會議上承認,遏制通貨膨脹所需的經濟放緩也意味着多數羣體將面臨失業率上升,在市場觀察人士看來尤其集中在非洲裔和拉丁裔等少數族裔羣體——這一羣體的失業率可能會比全美平均水平上升得更多。

美聯儲“變臉”:希望勞動力市場降溫

這一坦率的直接承認凸顯出美聯儲面臨的兩難境地。美聯儲一方面要應對自上世紀80年代以來最嚴峻的通貨膨脹率,另一方面又要平衡其“雙重”使命——既要保持物價穩定,又要實現就業水平最大化,尤其是需要平衡第二大目標,即全社會充分就業,然而這一目標可能因一代人以來最激進的加息週期而受到損害。

圖1.png來自SGH Macro Advisors的首席美國經濟學家Tim Duy在美聯儲本週公佈12月會議紀要後寫道:“認爲勞動力市場仍然過於緊張是鷹派和鴿派美聯儲官員達成的普遍共識。”他認爲,會議紀要顯示美聯儲“願意承擔相應的成本”,迫使美國的整體失業率上升。

Tim Duy寫道:“我認爲我們不能低估勞動力市場結果的重要性。”“如果勞動力市場沒有很快呈現出明顯放緩,我認爲美聯儲可能需要將政策利率推高,超過大多數官員目前認爲的終點值——即5.00%-5.25%的區間。”聯邦基金利率目前設定在4.25%至4.50%之間。

在新冠疫情期間,就業市場的火熱程度和通貨膨脹一樣讓美聯儲官員們感到困惑。此前有關大量工人重返勞動力市場將緩解工資和招聘狀況的預期被證明是過於樂觀的。12月份的美聯儲會議紀要顯示,勞動力參與率大致停滯在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以下,一些官員認爲勞動力供應“似乎受到限制”。

就業參與率.png

即使宏觀經濟存在不確定性,但是企業招聘需求,尤其是服務業招聘需求依然強勁。整體的職位空缺數仍然遠遠多於勞動力市場上的求職者。美聯儲尤其擔心的正是服務行業的薪資增長速度,勞動力成本在不包括能源和住房在內的服務業總支出中佔據很大一部分比例,美聯儲主席鮑威爾等官員將服務業薪資的高增速視爲控制通脹的一個棘手因素。

圖2.png

儘管這可能是工資穩步上漲的一個驅動因素,但美聯儲將勞動力市場作爲未來通脹的可能驅動因素並非毫無爭議。

一些經濟學家和政策制定者認爲,通脹的根源在其他地方,不應該需要失業率大幅抬升來解決。例如,美聯儲“二把手”副主席佈雷納德(Lael Brainard )提到,企業的利潤率仍然很高,而明尼阿波利斯聯儲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最近將當前的動態比作叫車服務公司優步(UBER.US)等公司在高需求遇到不穩定供應時所使用的“高峯動態定價”。

另一些官員則認爲,完全恢復到2%的通脹率可能比預期的要困難,而且最終爲實現目標所需的經濟代價和就業成本可能過高,民衆可能難以承受。

失業率.png

美聯儲官員在12月經濟展望中預計,到2023年底失業率將從目前的3.7%上升約一個百分點,達到4.6%,1%的失業率增幅通常與經濟衰退有密切關聯,但往往不代表過度嚴重的經濟衰退。

美聯儲“新框架”面臨嚴峻挑戰:低通脹與強勁勞動力市場不可兼得

上個月的會議紀要可能是對未來經濟形勢的一個警告,並對美聯儲在2020年年中正式採用的就業友好型新框架構成嚴重的打擊,該框架的觀點是強勁的就業市場和低通脹可以共存。自2009年開始的創紀錄的經濟擴張就是依照這種常態化模式進行,當新冠疫情來襲時,這種擴張仍在進行。

在新冠疫情之後,美聯儲開始預計通脹會上升,原因有很多,從美聯儲自身的大規模債券購買計劃到失業率穩步下降。但是,新冠疫情後的一段時間通脹並未大幅抬升,這使得一些經濟學家聯想到日本困境——日本的通脹率並沒有上升,而且一直保持在低位,以至於政策制定者擔心他們可能會面臨類似日本的命運,主要因爲日本央行無法將通脹率提高到2%的目標,這本身就存在巨大風險。

新框架旨在解決這一問題,其內在傾向是不加息,直到通貨膨脹率回到2%的水平,甚至低於2%的水平,從而允許寬鬆的信貸環境推動經濟增長和物價走高。從理論上來說,更多的就業機會和更低的失業率也會隨之產生。

這種方式體現在2021年通脹上升的關鍵幾個月份的政策聲明中,美聯儲因此被市場批評,市場觀察人士認爲美聯儲將政策固定在一個行動路線上,他們普遍認爲官員對通脹的反應太慢了。

此後,美聯儲政官員們也承認了這一點,不過他們認爲,如果他們早幾個月就採取行動對抗通脹,最終結果也很難有實質性的改變。

然而,他們現在擔心的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問題:通貨膨脹率可能會受到他們此前所承諾的鼓勵勞動力市場火熱狀況的強力推動。

“工資-物價螺旋上升”的這一概念是否在美國已經成爲現實仍然存在爭議,不過需要警惕的是,到目前爲止通貨膨脹率已經超過了平均工資增長水平。

但隨着通脹從美聯儲官員所希望的從2022年年中高點緩慢回落,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和其他美聯儲官員都在等待工資增長速度放緩。

通脹.png

12月會議紀要指出,目前最難消除的通脹出現在勞動密集型的服務業,該領域的物價對工人的收入最爲敏感,會議紀要顯示:“因此,如果勞動力市場仍然非常緊張,通脹率可能會持續在高位運作。”“雖然目前幾乎沒有出現與工資-物價變動有關的不利跡象,但是政策制定者經評估後認爲,要將這一構成通脹的因素降至與常規標準一致的水平,需要勞動力需求大幅放緩。”

這一結論並不意味着新框架已經徹底消亡。事實上,美聯儲幾乎肯定會在當地時間1月31日至2月1日的會議上重新提起這種做法。鮑威爾認爲,事實上,履行這一使命的最佳方式是現在就採取措施控制通貨膨脹率,以便行成一個更可持續且健康的就業市場。但是,通脹與勞動力市場這兩者之間的直接衝突可能會越來越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