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非农即将出炉,会让美联储更头疼吗?

智通财经 · 01/06/2023 05:22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经济学家普遍预计,将于北京时间周五晚间公布的最新非农数据将显示:12月就业岗位将增加约20万,前值26.3万;同时工资水平持续上升,有望同比增长5%,但低于前值5.1%;非洲和拉美裔失业率处于或接近历史最低水平,整体失业率持稳3.7%。然而,就业市场强劲所持续的时间越长,美联储官员或许认为越觉得有必要以不断提高并在一段时间内维持高利率以打破这种势头。

为了巩固过去10年间美国少数族裔劳动力市场的广泛增长趋势以提振全美经济增长,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2020年做出了一项历史性的承诺——通过给予劳动力市场“广泛和包容性”就业机会,即只要整体通胀率不高于美联储的低通胀目标,美联储在很大程度上容忍少数族裔劳动力市场的强劲增长趋势。

然而,在美国物价仍在急剧上涨的情况之下,美联储的这一承诺受到了来自通胀率的“降维打击”。美联储官员在12月13日至14日的政策会议上承认,遏制通货膨胀所需的经济放缓也意味着多数群体将面临失业率上升,在市场观察人士看来尤其集中在非洲裔和拉丁裔等少数族裔群体——这一群体的失业率可能会比全美平均水平上升得更多。

美联储“变脸”:希望劳动力市场降温

这一坦率的直接承认凸显出美联储面临的两难境地。美联储一方面要应对自上世纪80年代以来最严峻的通货膨胀率,另一方面又要平衡其“双重”使命——既要保持物价稳定,又要实现就业水平最大化,尤其是需要平衡第二大目标,即全社会充分就业,然而这一目标可能因一代人以来最激进的加息周期而受到损害。

图1.png来自SGH Macro Advisors的首席美国经济学家Tim Duy在美联储本周公布12月会议纪要后写道:“认为劳动力市场仍然过于紧张是鹰派和鸽派美联储官员达成的普遍共识。”他认为,会议纪要显示美联储“愿意承担相应的成本”,迫使美国的整体失业率上升。

Tim Duy写道:“我认为我们不能低估劳动力市场结果的重要性。”“如果劳动力市场没有很快呈现出明显放缓,我认为美联储可能需要将政策利率推高,超过大多数官员目前认为的终点值——即5.00%-5.25%的区间。”联邦基金利率目前设定在4.25%至4.50%之间。

在新冠疫情期间,就业市场的火热程度和通货膨胀一样让美联储官员们感到困惑。此前有关大量工人重返劳动力市场将缓解工资和招聘状况的预期被证明是过于乐观的。12月份的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劳动力参与率大致停滞在新冠疫情前的水平以下,一些官员认为劳动力供应“似乎受到限制”。

就业参与率.png

即使宏观经济存在不确定性,但是企业招聘需求,尤其是服务业招聘需求依然强劲。整体的职位空缺数仍然远远多于劳动力市场上的求职者。美联储尤其担心的正是服务行业的薪资增长速度,劳动力成本在不包括能源和住房在内的服务业总支出中占据很大一部分比例,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等官员将服务业薪资的高增速视为控制通胀的一个棘手因素。

图2.png

尽管这可能是工资稳步上涨的一个驱动因素,但美联储将劳动力市场作为未来通胀的可能驱动因素并非毫无争议。

一些经济学家和政策制定者认为,通胀的根源在其他地方,不应该需要失业率大幅抬升来解决。例如,美联储“二把手”副主席布雷纳德(Lael Brainard )提到,企业的利润率仍然很高,而明尼阿波利斯联储主席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最近将当前的动态比作叫车服务公司优步(UBER.US)等公司在高需求遇到不稳定供应时所使用的“高峰动态定价”。

另一些官员则认为,完全恢复到2%的通胀率可能比预期的要困难,而且最终为实现目标所需的经济代价和就业成本可能过高,民众可能难以承受。

失业率.png

美联储官员在12月经济展望中预计,到2023年底失业率将从目前的3.7%上升约一个百分点,达到4.6%,1%的失业率增幅通常与经济衰退有密切关联,但往往不代表过度严重的经济衰退。

美联储“新框架”面临严峻挑战:低通胀与强劲劳动力市场不可兼得

上个月的会议纪要可能是对未来经济形势的一个警告,并对美联储在2020年年中正式采用的就业友好型新框架构成严重的打击,该框架的观点是强劲的就业市场和低通胀可以共存。自2009年开始的创纪录的经济扩张就是依照这种常态化模式进行,当新冠疫情来袭时,这种扩张仍在进行。

在新冠疫情之后,美联储开始预计通胀会上升,原因有很多,从美联储自身的大规模债券购买计划到失业率稳步下降。但是,新冠疫情后的一段时间通胀并未大幅抬升,这使得一些经济学家联想到日本困境——日本的通胀率并没有上升,而且一直保持在低位,以至于政策制定者担心他们可能会面临类似日本的命运,主要因为日本央行无法将通胀率提高到2%的目标,这本身就存在巨大风险。

新框架旨在解决这一问题,其内在倾向是不加息,直到通货膨胀率回到2%的水平,甚至低于2%的水平,从而允许宽松的信贷环境推动经济增长和物价走高。从理论上来说,更多的就业机会和更低的失业率也会随之产生。

这种方式体现在2021年通胀上升的关键几个月份的政策声明中,美联储因此被市场批评,市场观察人士认为美联储将政策固定在一个行动路线上,他们普遍认为官员对通胀的反应太慢了。

此后,美联储政官员们也承认了这一点,不过他们认为,如果他们早几个月就采取行动对抗通胀,最终结果也很难有实质性的改变。

然而,他们现在担心的是一个完全不同的问题:通货膨胀率可能会受到他们此前所承诺的鼓励劳动力市场火热状况的强力推动。

“工资-物价螺旋上升”的这一概念是否在美国已经成为现实仍然存在争议,不过需要警惕的是,到目前为止通货膨胀率已经超过了平均工资增长水平。

但随着通胀从美联储官员所希望的从2022年年中高点缓慢回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其他美联储官员都在等待工资增长速度放缓。

通胀.png

12月会议纪要指出,目前最难消除的通胀出现在劳动密集型的服务业,该领域的物价对工人的收入最为敏感,会议纪要显示:“因此,如果劳动力市场仍然非常紧张,通胀率可能会持续在高位运作。”“虽然目前几乎没有出现与工资-物价变动有关的不利迹象,但是政策制定者经评估后认为,要将这一构成通胀的因素降至与常规标准一致的水平,需要劳动力需求大幅放缓。”

这一结论并不意味着新框架已经彻底消亡。事实上,美联储几乎肯定会在当地时间1月31日至2月1日的会议上重新提起这种做法。鲍威尔认为,事实上,履行这一使命的最佳方式是现在就采取措施控制通货膨胀率,以便行成一个更可持续且健康的就业市场。但是,通胀与劳动力市场这两者之间的直接冲突可能会越来越接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