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undefined NaN%

下游行業景氣度分化加劇 森松國際(02155)股價會“熄火”嗎?

智通財經 · 01/06/2023 03:56

在宣佈擬先舊後新配售股份後,森松國際(02155)遭遇了二級市場投資者毫不留情的“用腳投票”。

日前,森松國際發佈公告稱,該公司於1月4日同賣方、配售代理訂立配售及認購協議,配售代理已同意擔任賣方的代理人,促使買方以配售價購買合共最多8000萬股現有股份,約佔公告日期已發行股份總數的7.45%,配售價爲8.3港元,較1月4日收市價每股股份9.47港元折價約12.35%。

受上述公告影響,1月5日森松國際股價大幅低開,盤中最大跌幅一度超過10%。截至當天收盤,森松國際報9.03港元,跌幅4.65%,換手率更是高達9.511%,刷新公司上市首日以外最高單日換手率,這或顯示出活躍資金對該股後市分歧加大。

圖片1.png

值得一提的是,月K線來看,在經歷了去年9、10月份劇烈的調整過後,當前森松國際正處於回升趨勢之中。自去年11月以來,森松國際股價累計漲幅已經超過30%。如今新年伊始,森松國際便向資本市場拋出了這樣一份“大禮”,這或許會令本處在升勢的股價走勢蒙上陰影。

業績受益下游行業高景氣

作爲國內頭部的壓力設備製造商及綜合壓力設備解決方案供貨商,森松國際的底蘊可謂深厚。據瞭解,公司在多個行業深耕了約二十年之久,爲來自全球多個地區、多個下游行業的客戶定製傳統壓力設備、模塊化壓力設備,以及與壓力設備相關的增值服務,包括驗證、維護、設計及數字化運維。

回溯森松國際的歷年業績表現,在過去幾年裏公司整體保持增長態勢,疫情對其生產經營的負面影響相對有限。數據顯示,2017-2021年期間,森松國際的收入分別爲15.7億元(人民幣,單位下同)、24.68億元、28.26億元、29.79億元及42.79億元,同期淨利潤分別爲-832萬元、1.26億元、1.47億元、2.89億元、3.81億元,核心財務數據呈較爲顯著的上升趨勢。

圖片2.png

進入2022年後,森松國際的業績仍延續強勢。2022H1期間,該公司實現收入29.65億元,同比增長59.8%;淨利潤3.02億元,同比增長111.8%。

通過上述幾組數據不難看出,在疫情反覆的這幾年,森松國際的業績保持了相當的韌性,甚至還於最近的一年多里出現了向上加速的跡象。在智通財經APP看來,近些年森松國際業績的強勢在很大程度上需要歸功於下游行業的高景氣度。

如前所述,森松國際主要向客戶提供傳統壓力設備和模塊化壓力設備,並提供相關的增值服務。目前,森松國際的下游行業包括油氣煉化、日化、化工新材料、製藥(含生物製藥和化學合成藥)、動力電池原材料(含金屬礦、鋰電池原材料、中間化工原材料)和電子化學品(含光伏原材料和高純度化學試劑的生產)等。

拆分收入結構來看,製藥和生物製藥、化工以及動力電池原材料是森松國際最爲主要的三大下游行業,去年上半年公司來源於該三個行業的收入分別爲11.32億元、8.6億元、3.74億元,對應收入比重分別爲38.2%、29%、12.6%。此外,2022H1期間森松國際來源於電子化學品、油氣煉化、日化以及其他行業的收入分別爲2.73億元、7705.9萬元、6341.2萬元、1.85億元,佔比分別爲9.2%、2.6%、2.1%、6.3%。

結合行業發展狀況而言,森松國際業績的強勢或與下游製藥、動力電池等產業景氣度較高,爲公司成長帶來可觀增量有關。以製藥行業爲例,現階段國內外龍頭製藥企業擴產計劃明確,且涉及多種前沿療法。根據凱盛融英,在2021-2026年國內Biotech、BioPharma/BigPharma、疫苗廠商、CDMO的生物藥產能CAGR約爲68%、30%、10%、50%,不鏽鋼和一次性生物反應器的產能CAGR分別爲28%、52%的較高水平。

反觀動力電池原材料,儘管宏觀環境承壓,整個動力電池產業鏈仍然處在較高景氣度之中。根據EVTank,2021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達到670萬輛,同比大幅度增長102.4%,展望未來,2025年、2030年全球新能源汽車銷量將分別達到2240萬輛、4780萬輛,2021-2025 年CAGR達到35.2%的較高水平, 2025-2030 年CAGR達到16.4%的中等水平。

下游景氣度分化或拖累增長預期

耐人尋味的是,儘管業績仍然處在上升通道,但森松國際的股價表現卻是差強人意。數據顯示,2022年森松國際年度漲幅爲-3.13%,股價與業績出現了明顯背離。進入2023年後,得益於港股大盤迴暖,森松國際的股價亦跟隨走強。不過,文首所述消息面上的擾動,或會在未來對公司股價產生一定的影響。

在智通財經APP看來,去年森松國際股價“熄火”,一方面自然與外部環境複雜多變,前期港股大盤走勢疲弱有關;另一方面,抑或是因爲在經歷了上市首年的大幅上漲後,森松國際的股價已經在較大程度上反映了未來的增長預期,其股價繼續上行的動力不足。

基本面而言,森松國際的收入來源較爲多元,下游行業對於公司業績的影響相對分散。不過需要引起注意的是,也正是因爲下游行業分佈較爲分散,這使得各類下游行業對於壓力設備的需求不盡相同。換言之,森松國際需要把自身已有產能和規劃產能鑲嵌入不同行業的投資週期之內,纔可以利用來自下游行業的週期性,有效利用現有產能,合理規劃未來產能,避免出現短期內迎合下游市場的增速擴產需求而盲目擴張的風險。

根據森松國際的財報,目前公司在上海、南通設有生產基地,在馬來西亞設有戴樂合資生產基地,同時正推進常熟高端裝備製造基地的建設。但鑑於公司主要的幾個下游行業均存在一定的週期性,森松國際在行業景氣高點大幅擴產的舉動能否在未來獲得預期的回報仍需要時間來給出答案。

事實上,綜合近期下游產業鏈的市場風聲來看,森松國際多項主營業務或存在交付不及預期的風險。一個例證是,根據公開資料,特斯拉12月國產車銷量環比下降44%,創五個月來最低水平。作爲行業風向標,特斯拉銷售數據顯出疲態,這無疑值得投資者重視。可預期的是,若以特斯拉爲代表的新能源汽車的需求不及預期,或將拖累森松國際的動力電池原材料業務的表現。

無獨有偶,半導體領域的特種化學品是森松國際近期重點拓展的業務。但消息面上,市場對於芯片需求的復甦仍然存在較大分歧。後市若半導體產能不及預期,抑或會阻滯森松國際的相關業務發展進度。

綜上,1月5日森松國際股價暴跌,同時換手率顯著放大,表面上看是消息面上的擾動,但背後的深層次原因或在於市場對於公司成長前景的疑慮。畢竟,在經歷上市首年的大幅度拔估值之後,對於資金而言森松國際在普遍低估的港股市場中未必便有更高的吸引力。接下來,森松國際的股價若想延續升勢,還需要向市場證明其高增長的業績仍具有延續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