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3,963.94-62.18 -1.54%
DIA338.49-5.03 -1.46%
IXIC11,049.50-176.86 -1.58%

美國大選,再添變數!

格隆匯 · 11/16/2022 06:35

他來了,他果然來了!

當地時間15日晚,美國佛州,前總統川普在海湖莊園發表演講,正式宣佈將參加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

懂王他説:“美國的迴歸從現在開始。”

一時間,全球輿論沸騰,所有人都回憶起那句經典永流傳的話:

美帝興,川普王。

今天的網絡上,也塞滿了類似“你認為2024年美國總統大選,獲勝是拜登還是川普?”的討論。

不過,冷靜下來想想,他倆其實都不太可能。

睡王的問題在於,老牌民主黨走的一貫是國際帶動國內的新自由主義路子。這種方法長期看很有效,但短時間內看不到對選民有利的成果,所以支持率掉的飛快。

懂王的問題更嚴重。當年他接替奧巴馬時,全美上下都期待他能做里根,讓新時代的戈爾巴喬夫們再推倒幾堵牆。結果這老頭上來之後,大家才發現,這貨簡直就是斷根,斷美國的根。

川普雖然很敏鋭地指出了美國亟待解決的問題,但基於他歪的不能再歪的屁股和三觀,提出的一個個“解決方法”反而把問題變得更糟。

更重要的一點,懂王今年76,睡王今年79,都是土埋脖子的人了,想幹到2028年,不太現實。

研究表明,人的認知功能在70歲後普遍顯著下降,吸收信息和處理問題的能力會大受影響。

現任睡王,就給公眾一種年老體衰的印象,經常在公開場合叫錯人名字。最尷尬的一次,是在去年接見英國首相鮑里斯時,疑似竄稀,瞬間全部清場。

還被網友加封了一個廟號:美稀宗

懂王雖然年輕幾歲,看似身材雄壯、聲如老牛,但畢竟是老了。

別看川普的支持者叫得歡,但全美所有智商正常的公民,都一定會阻止川普。沒有人比美國人更清楚,甚至川普的大多數支持者自己也清楚,川普上台,美國的結果只會更糟。

所以説老人政治,確實是一個問題,已經有很多人不爽了。

比如馬斯克就曾説:“讓我們設定一個年齡限制,超過這個年齡你就不能競選政治職位了,也許是低於70歲。

赤裸裸的諷刺。

其實現在兩黨都在推新人。畢竟這是年輕人的時代,老一輩的冷戰思維早就不適用了。

老傢伙,下來吧你~


  01 

二五仔·德桑蒂斯


“很多老闆點頭,説出錢支持我!乾爹,你支不支持我做話事人?”

“這屆你不要選,全力支持我,我連了莊,下屆全力支持你做話事人!”

“那就沒得談咯?我一定出來選,到時看看誰夠實力!”

原本,幾天前的中期選舉,所有人都覺着,在川普瘋狂搞事後,共和黨會席捲州長、國會選舉,掀起一波紅色浪潮。

而且按歷史先例,大多數情況下,在野黨都能在中期選舉期間奪得眾議院、參議院,在國會形成對抗之勢。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共和黨只拿下眾議院,在志在必得的參議院卻大敗虧輸。共和黨精英們痛定思痛,決定把鍋甩給懂王。

在美國政壇,所有人都懂的,川普是個萬人嫌的異端,唯一的價值就在於能拉票。

但現在懂王年老色衰,影響力越來越差,這次的表現更是令人失望,被華爾街日報評為“共和黨最大的失敗者”,還供着幹嘛。

古有曹孟德借糧官頭顱安撫軍心,今有川普喜提背鍋俠,何其相似啊。

問題是,拋棄川普,到2024年大選,誰來和民主黨solo?

當然有更合適的。

近幾年,民主黨一直擔心,共和黨內會出現一個比川普更有紀律性的新生領導人,該擔心正成為現實。

實際上,早在美國中期選舉計票結束前,最大的贏家就已經出現:

在搖擺州佛羅里達,州長羅恩·德桑蒂斯以近20%的優勢擊敗民主黨對手,贏得連任。

連任成功後,德桑蒂斯瞬間成為共和黨新星,很多人認為他將成為2024年共和黨最大熱門人選。

對於外界的猜測,德桑蒂斯大方承認了將會衝擊2024的可能性。

不過,這顯然激怒了他的老領導。近日,川普多次用“不忠誠”、“普通”等侮辱性詞彙評價這位小老弟。

用咱們的話説,大概就是“小逼崽子”、“不講武德”、“耗子尾汁”之類的。

這也怪不得別人。相比老川普,德桑蒂斯的優點確實多得多。

1.年富力強。

相比76歲的老領導,才44歲的德桑蒂斯,正處在男性最春秋鼎盛的時期。

2.長得帥。

德桑蒂斯是意大利移民後裔,外貌不輸里根,聲音也有磁性。這點很重要,美國女選民裏,顏控至少以百萬計,當年奧巴馬就是憑自己的一張臉,贏得了不少選票。(懂得都懂)

3.也能拉票。

這次德桑蒂斯在佛州的戰績,説明了一切,把這個民主黨的老地盤,變成了共和黨的鐵票倉。

4.更冷靜。

在之前的任期中,川普性格跳脱、不走尋常路,讓美國政客們苦不堪言。

而德桑蒂斯曾是川普的堅定支持者,擁有“美國優先”與好鬥的祖傳政治風格。但同時,共和黨人認為它是川普的理智和謹慎版本,既能吸引懂王的MAGA基本盤,也不會讓温和派們失望。

5.履歷夠硬。

2004年,德桑蒂斯加入美國海軍,曾參與對伊拉克軍事行動,並擔任海豹突擊隊的法律顧問。2012年當選國會議員,2018年成為佛州州長。

扛過槍、幹過仗,還有基層領導經驗,這比川普房地產商+脱口秀表演者的出身強多了。

6.最重要的,擅長搞錢。

德桑蒂斯雖然不是商人,但籌款能力是一等一的。今年他競選州長,兩個政治委員會共籌集超過2億美元資金,打破歷史記錄。

同時,目前共和黨很多金主和支持者已將捐款重點轉向德桑蒂斯,並借近期的州長連任選舉週期向他頻繁示好。

這些錢,拿去競選總統,不是正好?

堅持你的立場,站穩腳跟,不要退縮,在剛剛結束的匹茲堡大會上,德桑蒂斯閉幕致辭,“我們可以做到!”

其實,即便他做不到,共和黨也有另外的選擇。

他就是“川普pro max”——世界首富,馬斯克。


  02 

吉米仔·馬斯克


“吉米仔,你錢多人多,有那麼多大老闆罩,這一屆你做話事人吧。”

“我只想做生意。”

“生意人也好,話事人也好,不衝突。”

“當了話事人還怎麼做正當生意?有什麼風吹草動,都惹來條子,別搞啦。”

“想賺錢,又不想出力,哪有這麼便宜的事?giao!”

在正式花440億美元收購推特後,《紐約時報》把馬斯克描述成威廉·蘭道夫·赫斯特在新時代的化身。

商人馬斯克,距離成為這個時代的最佳男主角,僅一步之遙。

對馬斯克的1億多推特粉絲而言,張揚浮誇接地氣的個性和務實跳脱的夢想家形象,已經有機結合為這位企業家獨特的個人IP。

它最終不但會體現在特斯拉的股價上,也體現在馬斯克的政治前程上。

早在特斯拉剛火的時候,關於馬斯克競選總統的猜測就不絕於耳,尤其是後來川普上台,讓這種猜測顯得更加合理:

你是房地產大佬,我是新能源車大佬;你是推特網紅,我也是推特網紅;我還更帥更年輕,雖然沒有德桑蒂斯帥。

這總統大位,你川某人坐得,我馬某人坐不得?

再加上如今馬斯克買下推特,給這個邏輯鏈條又疊了一層buff。

因為美國總統選舉的本質,是一場昂貴的金錢遊戲。

自2010年,美國最高法院先後取消了組織和個人的政治獻金上限,這讓總統大選越發燒錢。

一般來説,是籌到更多錢的一方贏下大選。 

只有川普打破了慣例。2016年,在最後的大選對決中,川普只籌到4.4億美元,希拉里則在華爾街和硅谷支持下募集到7.6億美元資金。然而最後川普完成了從民調落後80%到領先1%的大逆轉。

推特在其中功不可沒。

在總統選舉中,大部分政治獻金被用於形象包裝和廣吿營銷。以往傳統媒體壟斷宣傳渠道,資金雄厚的選舉人當然更有優勢,但推特等社交媒體的崛起既拉低了宣傳成本,又為川普這樣的社交媒體達人提供了與民眾“溝通”、而不僅僅是“宣發”的渠道。

在與選民的溝通過程中,川普確立並不斷強化自己作為右翼代言人的形象,與美國社會流行的“政治正確”風潮站在了對立面。

更重要的一點,川普代表的是窮困潦倒的美國中年白人和堅持白人男權至上的傳統資本家族,希拉里與拜登則是為華爾街和硅谷的金融精英與科技新貴發聲。

而馬斯克本身就是美國先進製造業的最佳代表,可操作餘地更大。

再加上他從去年“華爾街大戰”中站隊散户,始終在強化自己“反政治正確急先鋒”的定位,以一種更接地氣和更有邏輯性的方式延續併發揚光大了川普的“推特治國”路線。

考慮到他本人就是川普的堅定支持者,這一切就更合理了。

此外,從俄烏戰爭之初,馬斯克把星鏈產品打包送往烏克蘭,並屢次在推特上發出與普京單挑的請求來看,他想通過星鏈的軍事威脅謀取政治利益的訴求,已經相當明顯了。

分歧點只在於,馬斯克是想尋找政治代言人,還是親自下場參選而已。

烏克蘭哈爾科夫州伊久姆市的“星鏈”設備,圖源:CNN


  03 

太子姐·哈里斯


面對共和黨的兩員新生代大將,民主黨真會讓八旬老翁的拜登繼續競選?

目前看這也不是大概率事件。

於是,人們看到了拜登身邊的女人,58歲的副總統,卡馬拉·哈里斯。

亞裔、女性、睡王第一順位繼承人,同樣擁有種種buff加持。

如果拜登選擇2024年退出,按照正常情況,副總統哈里斯將會代表民主黨參與總統競選。

但是,哈里斯在處理一系列棘手的問題時,表現不佳,引起各方不滿。再加上各種黑歷史被曝光,民調的支持率已經跌至28%。

不過至少在目前,她仍是民主黨內最具競爭力的人選。

這正是民主黨目前最大的困境。

哈里斯是政治女強人沒錯。也許是出於牙買加裔母系社會的傳統,她的情感經歷特別豐富。在談到自己從政經歷的時候,她總是喜歡講自己小時候的故事:父親帶她來到一個公園,讓她“跑,跑”,能跑多快就多快。

跑,跑得越快越好”——成了她的人生信條。

這個故事很勵志。包括拜登本身的故事,都是不錯的勵志小説。

然而,它們無法看清美國的社會問題,以及社會問題背後的經濟問題。

下一輪美國大選,是歷史上發生過N次的劇本的重演:

經濟增長之後,負債高企、民粹橫行、貧富分化劇烈,社會出現內卷——這時候,新的思想在萌動,新的“主義”在醖釀。前幾次,通過政府調節(威爾遜時期)、對外擴張(羅斯福時期)、以及技術進步等因素(肯尼迪福特卡特里根時期),得到了有效的緩和。

此外,還有美國曆史上未曾出現過的新的東西。

進入21世紀後,共和黨的票倉不再是經濟增長的主流砥柱,相反,他們成了人數眾多,卻即將被邊緣化的瀕危羣體。他們曾經是美國經濟增長的受益者,今天卻成了“破壞式創新”的受害者。

通過他們,政客可以獲得選票;但是他們選出來的總統,卻拯救不了自己的命運。

川普就是典型的例子。

實際上,到今天,不論是共和黨還是民主黨,都無法有效代表這部分人。他們數量眾多,卻是美國政治體制之外的孤魂野鬼。

打個不恰當的比方,他們有點像南北戰爭之前南方各州種植園裏面的那些農奴。解放他們,需要下一個林肯。

從這個角度來看,今天的共和黨裏面的大佬們,反倒有點像當年的南方的那些舊貴族。

美國社會,需要一次深刻的重構。


  04 

尾聲


有人説,今日之美國,就像中晚期的大明朝。黨爭、空談,亡國之道。

但在南北戰爭期間,美國的黨爭比現在更劇烈,直接導致百萬人死亡。再加上英、法、德外部干預,亡國只在旦夕,美國卻奇跡般地活了過來。

也有人説,今日之美國,就像1929年前夜的美國,貧富分化嚴重、資產價格高企、企業負債嚴重。

但在1929年傾覆後,美國經濟經歷了巨大的痛苦與蟄伏期,最終也走出了泥潭。

今天,新冠疫情在美國已造成110萬人死亡,確診人數接近1億,是一場史無前例的災難。同時,美國經濟也出現問題,通貨膨脹高企、右翼主義猖獗、貧富分化劇烈,也使得兩年後的這場總統競選,具有特殊意義。

拋去偏見,美國能在短短一個多世紀崛起為超級大國,其核心競爭力,不是自由民主博愛,更不是資本主義,而是它作為一個移民國家,整套體系的糾錯與演進能力。

彼國百姓,雖然平日裏反智、嘻哈,看起來就像弱智,但這不代表全部,他們必然是有集體智商與糾錯能力的。

當然,從歷史上看,每一次具體的糾錯與演進行為,都是暴力的,甚至是毀滅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