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4,080.11+122.48 3.09%
DIA346.15+7.67 2.27%
IXIC11,468.00+484.22 4.41%

川普,归去来兮

格隆汇 · 11/16/2022 06:35

他来了,他果然来了!

当地时间15日晚,美国佛州,前总统川普在海湖庄园发表演讲,正式宣布将参加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

懂王他说:“美国的回归从现在开始。”

一时间,全球舆论沸腾,所有人都回忆起那句经典永流传的话:

美帝兴,川普王。

今天的网络上,也塞满了类似“你认为2024年美国总统大选,获胜是拜登还是川普?”的讨论。

不过,冷静下来想想,他俩其实都不太可能。

睡王的问题在于,老牌民主党走的一贯是国际带动国内的新自由主义路子。这种方法长期看很有效,但短时间内看不到对选民有利的成果,所以支持率掉的飞快。

懂王的问题更严重。当年他接替奥巴马时,全美上下都期待他能做里根,让新时代的戈尔巴乔夫们再推倒几堵墙。结果这老头上来之后,大家才发现,这货简直就是断根,断美国的根。

川普虽然很敏锐地指出了美国亟待解决的问题,但基于他歪的不能再歪的屁股和三观,提出的一个个“解决方法”反而把问题变得更糟。

更重要的一点,懂王今年76,睡王今年79,都是土埋脖子的人了,想干到2028年,不太现实。

研究表明,人的认知功能在70岁后普遍显著下降,吸收信息和处理问题的能力会大受影响。

现任睡王,就给公众一种年老体衰的印象,经常在公开场合叫错人名字。最尴尬的一次,是在去年接见英国首相鲍里斯时,疑似窜稀,瞬间全部清场。

还被网友加封了一个庙号:美稀宗

懂王虽然年轻几岁,看似身材雄壮、声如老牛,但毕竟是老了。

别看川普的支持者叫得欢,但全美所有智商正常的公民,都一定会阻止川普。没有人比美国人更清楚,甚至川普的大多数支持者自己也清楚,川普上台,美国的结果只会更糟。

所以说老人政治,确实是一个问题,已经有很多人不爽了。

比如马斯克就曾说:“让我们设定一个年龄限制,超过这个年龄你就不能竞选政治职位了,也许是低于70岁。

赤裸裸的讽刺。

其实现在两党都在推新人。毕竟这是年轻人的时代,老一辈的冷战思维早就不适用了。

老家伙,下来吧你~


  01 

二五仔·德桑蒂斯


“很多老板点头,说出钱支持我!干爹,你支不支持我做话事人?”

“这届你不要选,全力支持我,我连了庄,下届全力支持你做话事人!”

“那就没得谈咯?我一定出来选,到时看看谁够实力!”

原本,几天前的中期选举,所有人都觉着,在川普疯狂搞事后,共和党会席卷州长、国会选举,掀起一波红色浪潮。

而且按历史先例,大多数情况下,在野党都能在中期选举期间夺得众议院、参议院,在国会形成对抗之势。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共和党只拿下众议院,在志在必得的参议院却大败亏输。共和党精英们痛定思痛,决定把锅甩给懂王。

在美国政坛,所有人都懂的,川普是个万人嫌的异端,唯一的价值就在于能拉票。

但现在懂王年老色衰,影响力越来越差,这次的表现更是令人失望,被华尔街日报评为“共和党最大的失败者”,还供着干嘛。

古有曹孟德借粮官头颅安抚军心,今有川普喜提背锅侠,何其相似啊。

问题是,抛弃川普,到2024年大选,谁来和民主党solo?

当然有更合适的。

近几年,民主党一直担心,共和党内会出现一个比川普更有纪律性的新生领导人,该担心正成为现实。

实际上,早在美国中期选举计票结束前,最大的赢家就已经出现:

在摇摆州佛罗里达,州长罗恩·德桑蒂斯以近20%的优势击败民主党对手,赢得连任。

连任成功后,德桑蒂斯瞬间成为共和党新星,很多人认为他将成为2024年共和党最大热门人选。

对于外界的猜测,德桑蒂斯大方承认了将会冲击2024的可能性。

不过,这显然激怒了他的老领导。近日,川普多次用“不忠诚”、“普通”等侮辱性词汇评价这位小老弟。

用咱们的话说,大概就是“小逼崽子”、“不讲武德”、“耗子尾汁”之类的。

这也怪不得别人。相比老川普,德桑蒂斯的优点确实多得多。

1.年富力强。

相比76岁的老领导,才44岁的德桑蒂斯,正处在男性最春秋鼎盛的时期。

2.长得帅。

德桑蒂斯是意大利移民后裔,外貌不输里根,声音也有磁性。这点很重要,美国女选民里,颜控至少以百万计,当年奥巴马就是凭自己的一张脸,赢得了不少选票。(懂得都懂)

3.也能拉票。

这次德桑蒂斯在佛州的战绩,说明了一切,把这个民主党的老地盘,变成了共和党的铁票仓。

4.更冷静。

在之前的任期中,川普性格跳脱、不走寻常路,让美国政客们苦不堪言。

而德桑蒂斯曾是川普的坚定支持者,拥有“美国优先”与好斗的祖传政治风格。但同时,共和党人认为它是川普的理智和谨慎版本,既能吸引懂王的MAGA基本盘,也不会让温和派们失望。

5.履历够硬。

2004年,德桑蒂斯加入美国海军,曾参与对伊拉克军事行动,并担任海豹突击队的法律顾问。2012年当选国会议员,2018年成为佛州州长。

扛过枪、干过仗,还有基层领导经验,这比川普房地产商+脱口秀表演者的出身强多了。

6.最重要的,擅长搞钱。

德桑蒂斯虽然不是商人,但筹款能力是一等一的。今年他竞选州长,两个政治委员会共筹集超过2亿美元资金,打破历史记录。

同时,目前共和党很多金主和支持者已将捐款重点转向德桑蒂斯,并借近期的州长连任选举周期向他频繁示好。

这些钱,拿去竞选总统,不是正好?

坚持你的立场,站稳脚跟,不要退缩,在刚刚结束的匹兹堡大会上,德桑蒂斯闭幕致辞,“我们可以做到!”

其实,即便他做不到,共和党也有另外的选择。

他就是“川普pro max”——世界首富,马斯克。


  02 

吉米仔·马斯克


“吉米仔,你钱多人多,有那么多大老板罩,这一届你做话事人吧。”

“我只想做生意。”

“生意人也好,话事人也好,不冲突。”

“当了话事人还怎么做正当生意?有什么风吹草动,都惹来条子,别搞啦。”

“想赚钱,又不想出力,哪有这么便宜的事?giao!”

在正式花440亿美元收购推特后,《纽约时报》把马斯克描述成威廉·兰道夫·赫斯特在新时代的化身。

商人马斯克,距离成为这个时代的最佳男主角,仅一步之遥。

对马斯克的1亿多推特粉丝而言,张扬浮夸接地气的个性和务实跳脱的梦想家形象,已经有机结合为这位企业家独特的个人IP。

它最终不但会体现在特斯拉的股价上,也体现在马斯克的政治前程上。

早在特斯拉刚火的时候,关于马斯克竞选总统的猜测就不绝于耳,尤其是后来川普上台,让这种猜测显得更加合理:

你是房地产大佬,我是新能源车大佬;你是推特网红,我也是推特网红;我还更帅更年轻,虽然没有德桑蒂斯帅。

这总统大位,你川某人坐得,我马某人坐不得?

再加上如今马斯克买下推特,给这个逻辑链条又叠了一层buff。

因为美国总统选举的本质,是一场昂贵的金钱游戏。

自2010年,美国最高法院先后取消了组织和个人的政治献金上限,这让总统大选越发烧钱。

一般来说,是筹到更多钱的一方赢下大选。 

只有川普打破了惯例。2016年,在最后的大选对决中,川普只筹到4.4亿美元,希拉里则在华尔街和硅谷支持下募集到7.6亿美元资金。然而最后川普完成了从民调落后80%到领先1%的大逆转。

推特在其中功不可没。

在总统选举中,大部分政治献金被用于形象包装和广告营销。以往传统媒体垄断宣传渠道,资金雄厚的选举人当然更有优势,但推特等社交媒体的崛起既拉低了宣传成本,又为川普这样的社交媒体达人提供了与民众“沟通”、而不仅仅是“宣发”的渠道。

在与选民的沟通过程中,川普确立并不断强化自己作为右翼代言人的形象,与美国社会流行的“政治正确”风潮站在了对立面。

更重要的一点,川普代表的是穷困潦倒的美国中年白人和坚持白人男权至上的传统资本家族,希拉里与拜登则是为华尔街和硅谷的金融精英与科技新贵发声。

而马斯克本身就是美国先进制造业的最佳代表,可操作余地更大。

再加上他从去年“华尔街大战”中站队散户,始终在强化自己“反政治正确急先锋”的定位,以一种更接地气和更有逻辑性的方式延续并发扬光大了川普的“推特治国”路线。

考虑到他本人就是川普的坚定支持者,这一切就更合理了。

此外,从俄乌战争之初,马斯克把星链产品打包送往乌克兰,并屡次在推特上发出与普京单挑的请求来看,他想通过星链的军事威胁谋取政治利益的诉求,已经相当明显了。

分歧点只在于,马斯克是想寻找政治代言人,还是亲自下场参选而已。

乌克兰哈尔科夫州伊久姆市的“星链”设备,图源:CNN


  03 

太子姐·哈里斯


面对共和党的两员新生代大将,民主党真会让八旬老翁的拜登继续竞选?

目前看这也不是大概率事件。

于是,人们看到了拜登身边的女人,58岁的副总统,卡马拉·哈里斯。

亚裔、女性、睡王第一顺位继承人,同样拥有种种buff加持。

如果拜登选择2024年退出,按照正常情况,副总统哈里斯将会代表民主党参与总统竞选。

但是,哈里斯在处理一系列棘手的问题时,表现不佳,引起各方不满。再加上各种黑历史被曝光,民调的支持率已经跌至28%。

不过至少在目前,她仍是民主党内最具竞争力的人选。

这正是民主党目前最大的困境。

哈里斯是政治女强人没错。也许是出于牙买加裔母系社会的传统,她的情感经历特别丰富。在谈到自己从政经历的时候,她总是喜欢讲自己小时候的故事:父亲带她来到一个公园,让她“跑,跑”,能跑多快就多快。

跑,跑得越快越好”——成了她的人生信条。

这个故事很励志。包括拜登本身的故事,都是不错的励志小说。

然而,它们无法看清美国的社会问题,以及社会问题背后的经济问题。

下一轮美国大选,是历史上发生过N次的剧本的重演:

经济增长之后,负债高企、民粹横行、贫富分化剧烈,社会出现内卷——这时候,新的思想在萌动,新的“主义”在酝酿。前几次,通过政府调节(威尔逊时期)、对外扩张(罗斯福时期)、以及技术进步等因素(肯尼迪福特卡特里根时期),得到了有效的缓和。

此外,还有美国历史上未曾出现过的新的东西。

进入21世纪后,共和党的票仓不再是经济增长的主流砥柱,相反,他们成了人数众多,却即将被边缘化的濒危群体。他们曾经是美国经济增长的受益者,今天却成了“破坏式创新”的受害者。

通过他们,政客可以获得选票;但是他们选出来的总统,却拯救不了自己的命运。

川普就是典型的例子。

实际上,到今天,不论是共和党还是民主党,都无法有效代表这部分人。他们数量众多,却是美国政治体制之外的孤魂野鬼。

打个不恰当的比方,他们有点像南北战争之前南方各州种植园里面的那些农奴。解放他们,需要下一个林肯。

从这个角度来看,今天的共和党里面的大佬们,反倒有点像当年的南方的那些旧贵族。

美国社会,需要一次深刻的重构。


  04 

尾声


有人说,今日之美国,就像中晚期的大明朝。党争、空谈,亡国之道。

但在南北战争期间,美国的党争比现在更剧烈,直接导致百万人死亡。再加上英、法、德外部干预,亡国只在旦夕,美国却奇迹般地活了过来。

也有人说,今日之美国,就像1929年前夜的美国,贫富分化严重、资产价格高企、企业负债严重。

但在1929年倾覆后,美国经济经历了巨大的痛苦与蛰伏期,最终也走出了泥潭。

今天,新冠疫情在美国已造成110万人死亡,确诊人数接近1亿,是一场史无前例的灾难。同时,美国经济也出现问题,通货膨胀高企、右翼主义猖獗、贫富分化剧烈,也使得两年后的这场总统竞选,具有特殊意义。

抛去偏见,美国能在短短一个多世纪崛起为超级大国,其核心竞争力,不是自由民主博爱,更不是资本主义,而是它作为一个移民国家,整套体系的纠错与演进能力。

彼国百姓,虽然平日里反智、嘻哈,看起来就像弱智,但这不代表全部,他们必然是有集体智商与纠错能力的。

当然,从历史上看,每一次具体的纠错与演进行为,都是暴力的,甚至是毁灭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