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4,076.57-3.54 -0.09%
DIA344.41-1.74 -0.50%
IXIC11,482.45+14.45 0.13%

新股前瞻|星空華文:業務全線縮水業績顯頹局 亟需下一個“《中國好聲音》”?

智通財經 · 11/16/2022 05:13

豆瓣4.2分,《中國好聲音2022》再次擊穿底線,成爲好聲音史上評分最低的一屆。《中國好聲音》的式微之際,推出該節目的星空華文開始了第三次港交所IPO的衝刺。

智通財經APP獲悉,11月14日星空華文遞表港交所主板,中金公司及中信建投國際爲聯席保薦人。據悉,星空華文爲燦星文化在2021年8月重組後的主體公司,曾分別於2021年11月、2022年5月遞表港交所。

疫情下的“綜藝之王”

招股書顯示,星空華文主營業務爲在綜藝節目、音樂、電影及劇集IP運營,公司超七成的收入來自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曾經風靡的綜藝有《中國好聲音》《這!就是街舞》等,均來自星空華文,公司堪稱“綜藝之王”。

然而,縱觀最近三年,“綜藝之王”的業績是極爲慘淡的。2019年至2021年,星空華文的營收分別爲18.07億元(單位:人民幣,下同)、15.60億元、11.27億元,同比分別下降13.7%、27.8%,營收加速下滑;公司毛利潤的縮水更爲慘淡,從2019年的7.05億元下滑到2.74億元,縮水了61%。毛利率則在兩年間驟減了14.7個百分點。同期淨利潤分別爲3.82億元、-2780萬元及-3.52億元,虧損額持續擴大。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營收爲1.83億元,同比增長18.1%;淨虧損1340萬元,去年同期虧損2540萬元。

具體到業務而言,星空華文處於全線下滑的尷尬境地。其中綜藝節目IP製作運營及授權業務收入從2019年的13.40億元下滑到2021年的8.80億元;同期音樂IP運營及授權營收規模從2.39億元縮水至1.18億元;電影及劇集IP運營及授權收益則從2019年的1.15億元跌至2021年的8640萬元;其他IP相關業務營收從2019年的1.12億元降至2021年的4250萬元。各項業務全面下滑,星空華文解釋稱主要由於在COVID-19疫情的負面影響下經濟及業務的高度不確定性。

圖片1.png

拆分業務可以看出,佔營收超七成的綜藝節目製作運營及授權業務的近34.4%的縮水是公司營收下滑的關鍵因素。而這項業務規模銳減背後,是《中國好聲音》等主要節目熱度下滑,失去吸引力之後,沒有新的節目“吸金”。

2019年至2021年,《中國好聲音》貢獻營收分別爲4.91億元、3.25億元、2.56億元,佔總營收比例分別爲36.6%、29.8%及28.6%。可以發現的是,隨着《中國好聲音》熱度的減退,該節目的營收與日俱減。與此同時,《點贊!達人秀》《追光吧!哥哥2021》等新節目不僅沒有引起熱度,此等新節目也處於營收下滑的趨勢。“綜藝之王”只靠江河日下的《中國好聲音》苦稱場面,難怪營收在下滑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圖片2.png

可喜的是,星空華文的壓箱底的綜藝還算得上多。往績記錄期間之後,公司12個儲備節目中的5個,預計會於2023年播出餘下7個綜藝節目。無論如何,星空華文都亟需一個爆款綜藝來重振業績。因爲,留給下一個“《中國好聲音》”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商譽減值虧損佔逾三成營收 多層次文娛IP生態打造夢難圓

《中國好聲音》式微之後,星空華文的現金有明顯的減少。

報告期內,公司的現金及現金等價物分別從6.52億元驟降至4.38億元,縮水約33%。

更爲糟糕的是,星空華文商譽以及壞賬壓力懸頂。

星空華文的商譽危機在於2016年收購的夢想強音,作價高達20.8億元,彼時形成商譽19.68億元。後來隨着電影版權業務的擴張,公司的商譽水漲船高。報告期內,,星空華文錄得商譽賬面淨值22.56億元、18.52億元、14.65億元及14.78億元,分別佔其總資產的42.7%、36.3%、32.3%及33.3%。

由於夢想強音經營不理想,公司在報告期內分別確認商譽減值虧損0元、3.87億元、3.81億元及0元,分別佔總收入比例的0%、24.8%、33.8%及0%。商譽減值虧損一度超過三成營收。

除此之外,壞賬風險亦不容忽視。招股書披露,公司貿易應收款項分別爲12.59億元、10.68億元、10.11億元及7.83億元,貿易應收款項週轉天數分別約爲234天、272天、337天及885天。隨着貿易應收款項的高築,該款項的週轉天數更是急劇上升,說明公司收回現金的能力越來越差。這對業績下滑的星空華文而言,無異於雪上加霜。

在此背景之下,星空華文打造文娛IP生態的故事恐怕難有說服力。

根據招股書,星空華文希望能將IP業務擴展至涵蓋多個泛文娛業務分部,構建一個多層次的文娛IP生態系統。在這個生態系統之下,包含綜藝節目及音樂IP運營、電影及劇集製作及IP運營、藝人經紀藝人經紀藝術教育及培訓、移動應用程序及微信小程序、衍生消費品及實時體驗場地,各類IP資源之間有效實現協同效應,從而進一步延伸其IP價值鏈。

然而,該文娛IP生態的成立建立在綜藝IP的熱度引流,然後將資金和流量資源傳遞至各類IP資源,然後通過反饋實現協同效應。然而,一旦綜藝IP失勢,其它IP資源也出現缺口,導致公司構建多層次文娛IP生態系統之夢難圓。此外,維持多層次文娛IP生態,亦需要大量資金投入,而星空華文的“活水”已經不多。

《中國好聲音》已然獨木難支,業務全面下滑、業績逐年下滑的星空華文難以稱得上是一個優質標的,或許能挽救其頹勢的只有下一個“《中國好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