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3,997.75-73.95 -1.82%
DIA340.00-4.74 -1.37%
IXIC11,228.37-233.13 -2.03%

新股前瞻|星空华文:业务全线缩水业绩显颓局 亟需下一个“《中国好声音》”?

智通财经 · 11/16/2022 05:13

豆瓣4.2分,《中国好声音2022》再次击穿底线,成为好声音史上评分最低的一届。《中国好声音》的式微之际,推出该节目的星空华文开始了第三次港交所IPO的冲刺。

智通财经APP获悉,11月14日星空华文递表港交所主板,中金公司及中信建投国际为联席保荐人。据悉,星空华文为灿星文化在2021年8月重组后的主体公司,曾分别于2021年11月、2022年5月递表港交所。

疫情下的“综艺之王”

招股书显示,星空华文主营业务为在综艺节目、音乐、电影及剧集IP运营,公司超七成的收入来自综艺节目IP制作、运营及授权。曾经风靡的综艺有《中国好声音》《这!就是街舞》等,均来自星空华文,公司堪称“综艺之王”。

然而,纵观最近三年,“综艺之王”的业绩是极为惨淡的。2019年至2021年,星空华文的营收分别为18.07亿元(单位:人民币,下同)、15.60亿元、11.27亿元,同比分别下降13.7%、27.8%,营收加速下滑;公司毛利润的缩水更为惨淡,从2019年的7.05亿元下滑到2.74亿元,缩水了61%。毛利率则在两年间骤减了14.7个百分点。同期净利润分别为3.82亿元、-2780万元及-3.52亿元,亏损额持续扩大。2022年上半年,公司的营收为1.83亿元,同比增长18.1%;净亏损1340万元,去年同期亏损2540万元。

具体到业务而言,星空华文处于全线下滑的尴尬境地。其中综艺节目IP制作运营及授权业务收入从2019年的13.40亿元下滑到2021年的8.80亿元;同期音乐IP运营及授权营收规模从2.39亿元缩水至1.18亿元;电影及剧集IP运营及授权收益则从2019年的1.15亿元跌至2021年的8640万元;其他IP相关业务营收从2019年的1.12亿元降至2021年的4250万元。各项业务全面下滑,星空华文解释称主要由于在COVID-19疫情的负面影响下经济及业务的高度不确定性。

图片1.png

拆分业务可以看出,占营收超七成的综艺节目制作运营及授权业务的近34.4%的缩水是公司营收下滑的关键因素。而这项业务规模锐减背后,是《中国好声音》等主要节目热度下滑,失去吸引力之后,没有新的节目“吸金”。

2019年至2021年,《中国好声音》贡献营收分别为4.91亿元、3.25亿元、2.56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36.6%、29.8%及28.6%。可以发现的是,随着《中国好声音》热度的减退,该节目的营收与日俱减。与此同时,《点赞!达人秀》《追光吧!哥哥2021》等新节目不仅没有引起热度,此等新节目也处于营收下滑的趋势。“综艺之王”只靠江河日下的《中国好声音》苦称场面,难怪营收在下滑的道路上一去不返。

图片2.png

可喜的是,星空华文的压箱底的综艺还算得上多。往绩记录期间之后,公司12个储备节目中的5个,预计会于2023年播出余下7个综艺节目。无论如何,星空华文都亟需一个爆款综艺来重振业绩。因为,留给下一个“《中国好声音》”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商誉减值亏损占逾三成营收 多层次文娱IP生态打造梦难圆

《中国好声音》式微之后,星空华文的现金有明显的减少。

报告期内,公司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分别从6.52亿元骤降至4.38亿元,缩水约33%。

更为糟糕的是,星空华文商誉以及坏账压力悬顶。

星空华文的商誉危机在于2016年收购的梦想强音,作价高达20.8亿元,彼时形成商誉19.68亿元。后来随着电影版权业务的扩张,公司的商誉水涨船高。报告期内,,星空华文录得商誉账面净值22.56亿元、18.52亿元、14.65亿元及14.78亿元,分别占其总资产的42.7%、36.3%、32.3%及33.3%。

由于梦想强音经营不理想,公司在报告期内分别确认商誉减值亏损0元、3.87亿元、3.81亿元及0元,分别占总收入比例的0%、24.8%、33.8%及0%。商誉减值亏损一度超过三成营收。

除此之外,坏账风险亦不容忽视。招股书披露,公司贸易应收款项分别为12.59亿元、10.68亿元、10.11亿元及7.83亿元,贸易应收款项周转天数分别约为234天、272天、337天及885天。随着贸易应收款项的高筑,该款项的周转天数更是急剧上升,说明公司收回现金的能力越来越差。这对业绩下滑的星空华文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

在此背景之下,星空华文打造文娱IP生态的故事恐怕难有说服力。

根据招股书,星空华文希望能将IP业务扩展至涵盖多个泛文娱业务分部,构建一个多层次的文娱IP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之下,包含综艺节目及音乐IP运营、电影及剧集制作及IP运营、艺人经纪艺人经纪艺术教育及培训、移动应用程序及微信小程序、衍生消费品及实时体验场地,各类IP资源之间有效实现协同效应,从而进一步延伸其IP价值链。

然而,该文娱IP生态的成立建立在综艺IP的热度引流,然后将资金和流量资源传递至各类IP资源,然后通过反馈实现协同效应。然而,一旦综艺IP失势,其它IP资源也出现缺口,导致公司构建多层次文娱IP生态系统之梦难圆。此外,维持多层次文娱IP生态,亦需要大量资金投入,而星空华文的“活水”已经不多。

《中国好声音》已然独木难支,业务全面下滑、业绩逐年下滑的星空华文难以称得上是一个优质标的,或许能挽救其颓势的只有下一个“《中国好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