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4,026.12-1.14 -0.03%
DIA343.52+1.57 0.46%
IXIC11,226.36-58.96 -0.52%

半年賣出兩千萬支核酸採樣管,05後迎來他的第一個IPO!

格隆匯 · 11/15/2022 20:00

新冠疫情以來,在各行各業遭受寒冬之際,疫情相關企業卻趁機狠賺了一筆。

從二級市場的表現就可以看出,不論是口罩、防護類,還是新冠檢測試劑、呼吸機等企業,股價經歷了好幾輪的炒作,還曾湧現了一批“妖股”。

事實上,這兩年衝刺資本市場的疫苗企業、檢測試劑企業並不少,今年已經過會的就有好幾家。

(今年過會的新冠檢測概念企業,公開信息)

近期,一家正在衝刺創業板IPO的核酸採樣管企業引起了熱議,深圳市達科為生物技術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達科為)已通過上市委會議審議,目前為提交註冊狀態,距發行上市僅一步之遙。

來源:創業板官網

值得一提的是,達科為的前五大股東中竟然還有95後、05後的身影,不免引起了投資者的關注。

01

實控人為95後

達科為前身達科為有限成立於1999年11月,由吳慶軍、何俊峯共同出資設立,出資比例分別為60%、40%。

截至股改前,公司共完成7次增資,引入了多名個人投資者以及深圳高新投、鯤鵬聚賢等投資機構,投後估值約1億元。

其中,在2015年10-11月短短兩個月期間,公司就完成了5次增資,其增資價格由1元/出資額上升至10.59元/出資額。

2016年3月,達科為有限變更為股份有限公司,同年7月於全國股轉系統掛牌,至今又完成了多次增資及股份變動。2020年9月,公司的投後估值已達5.7億元

截至最新招股書,公司無控股股東,第一大股東為吳映潔,其持有公司15.455%股份,吳慶軍、吳映潔父女二人為共同實際控制人。

值得一提的是,2015年10月,吳慶軍之女吳映潔、何曉峯之子何政龍分別為以貨幣資金180萬元、90萬元入股,一舉成為公司的大股東。

(發行前股本結構,招股書)

其中,吳映潔出身於1995年,目前就讀於加利福尼亞大學洛杉磯分校,所學專業為經濟學,其未在公司擔任任何職務,不參與公司管理。何政龍則出身於2005年,目前持股比例為7.7275%,為第五大股東,目前還未成年,股份由監護人代持。

90後成為公司掌舵人的例子不少見,但這倆人入股時,一個20歲、一個才10歲。2019年以來,達科為累計分紅接近8000萬元,可想而知小小年紀的他們身價可不少了,網友不禁感慨:“為子女路都鋪好了”、“這東西普通人羨慕不來”。

02

8成收入來自代理產品

其實,達科為被頻頻吐槽的還有它的業務。

自成立以來,公司一直聚焦於科研試劑及儀器的代理銷售,以及部分科研試劑的自主研發、生產及銷售。

目前,達科為獨家代理的品牌超過10個,包括BioLegend、IBA Life Sciences、Axis-Shield等,一級代理品牌80餘個,涵蓋免疫學、細胞分子學、分子生物學等領域。

公司自研產品主要包括病理診斷產品、病毒保存試劑等。

2019年至2022年1-6月報吿期,達科為的營業收入分別為4.35億元、6.05億元、8.37億元和4.74億元;對應的歸母淨利潤分別為1382.96億元、8133.45萬元、1.04億元和4779.43萬元,前三年歸母淨利潤的年均複合增長率約173.68%。

公司主營業務毛利率維持在38%左右,低於同行業可比上市公司的平均水平。

具體來看,公司約80%的收入來自於代理品牌,其中以科研試劑為主。

目前,國內生命科學研究服務市場主要以區域性代理商為主,市場參與者眾多且競爭較為激烈。據測算,達科為在國內科研試劑市場的份額約3%。

達科為最大的供應商為BioLegend,公司主要以獨家代理的方式銷售BioLegend的流式抗體相關試劑,對其採購額佔據公司總採購額的50%左右,存在單一供應商採購比例較高的風險。

中間商代理的差事雖然暫時還比較穩定,但終究是個苦差。2018年、2019年,達科為的銷售淨利率僅3%。

公司自然也意識到了自身自主能力的薄弱,近年來一直保持一定的研發投入。報吿期內,公司累計研發金額約9800萬元,研發費用率在4%左右,遠不及可比公司安必平、亞輝龍等。

目前公司擁有“達優”和“Biosci”兩個品牌,先後開發了 ELISA 試劑盒、ELISPOT 試劑盒、各類培養基、細胞分離液等科研試劑領域產品,該類收入佔比僅約3%。

病理診斷是公司着重發展的方向,產品主要包括染色機、封片機、冷凍切片機、脱水機以及病理診斷試劑等,其收入佔比由6.36%上升至11.45%。

病理診斷作為目前確診癌症的有效手段,近年來,雖行業需求進一步增加,但競爭也日趨激烈。目前,病理診斷設備國產比例較低,徠卡、櫻花、賽默飛等國際知名企業在我國病理診斷設備行業具有較強的競爭優勢,佔據國內主要市場份額。

(病理診斷產業鏈,招股書)

據“採招網”對2019年-2022年1-6月醫院招投標信息的統計,達科為病理診斷設備中標數量分別為130台、243台、382台和162台,以此數據為基礎計算的增量市場佔有率分別為10.28%、13.96%、15.95%和15.36%。

不過,公司自主研發產品收入規模仍較小2020年,公司自主研發了用於核酸檢測樣本收集及儲存的病毒保存試劑,才使得自研產品收入佔比由2019年的10.95%上升至2022年上半年的24.2%。

03

半年賣2000萬支採樣管

作為一家以科研試劑為主營的企業,投資者可能更關心公司的收入與新冠疫情的關聯程度,畢竟這家公司之所以被看到,很大部分原因就是它的“新冠檢測”概念

目前,與疫情相關的業務是公司的病毒保存試劑產品,包括病毒採樣管、病毒保存液以及一次性採樣拭子等,主要銷往境外

可以看到,2020年至2022年1-6月,公司的病毒保存試劑收入分別為5260.37萬元、4827.88萬元及4190.23萬元,佔主營業務收入的比例約8%。

其中,病毒採樣管的銷量由2020年的962.93萬支增至2022年上半年的2145.84萬支,但其單價由4.13元/支降至1.95元/支;而病毒保存液的銷量由2019年的4.43萬升降至2020年的2799升,單價也相應下降,2022年公司暫停了保存液的業務。

今年以來,受防疫政策影響,境外病毒採樣管需求明顯減少,國外的錢越來越不好賺,於是公司把採樣管業務的重心轉向了國內。但由於採樣管降價幅度較大,該項業務的毛利率由63.93%降至16.3%。

04

結語

市場對於新冠檢測企業的業績早有預期,本質上,因疫情帶來的業績是不具備可持續性的,就算把這類收入視為“一次性收益”也毫不誇張,只不過它的週期拉長了2-3年罷了。

從二級市場的表現也可以看到,新冠檢測概念指數在今年年初見頂後,一路下跌,相關個股近乎腰斬,尤其是那些八九成收入都是靠新冠檢測試劑業務支撐起來的企業,不管從商業模式還是估值模型來看,都是“槽點”滿滿,股價再度腰斬也不為過。

(近一年新冠概念指數走勢,同花順)

況且,當前疫情陰雲還未散去,大家對“發疫情財”的公司本來就沒有什麼好感,達科為雖主營收入不在於此,但也算蹭上了“新冠概念”的風口,如此高調上市,不僅投資者從心理上難以接受,就算成功上市,其股價也可能會跟隨板塊走勢一路下跌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