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3,744.52-38.76 -1.02%
DIA299.23-3.56 -1.18%
IXIC11,073.31-75.33 -0.68%

借反壟斷訴訟竊密?Meta(META.US)發出傳票要求上百家公司提供機密信息

Meta表示,爲了抵禦美國聯邦政府發起的反壟斷訴訟,該公司需要競爭對手泄露一些最機密的信息。

智通財經 · 09/13/2022 09:50

智通財經APP獲悉,Meta Platforms(META.US)表示,爲了抵禦美國聯邦政府發起的反壟斷訴訟,該公司需要競爭對手泄露一些最機密的信息。截至目前,Meta已向包括Snap(SNAP.US)、抖音海外版TikTok和音頻創業公司Clubhouse等132家公司發出傳票,要求他們提供文件;該公司還警告稱,可能還會要求另外100家公司提供信息。這些傳票遭遇了Meta競爭對手的一連串法律挑戰,他們指控Meta以反壟斷訴訟爲藉口,挖掘他們的機密數據。

根據法庭文件,Meta要求其競爭對手提供如何開展業務的一些最重要和敏感因素有關的文件,包括他們如何獲取用戶、擴大產品規模和從功能中賺錢。Meta還希望獲得競爭對手的營銷和銷售策略、質量指標、最大廣告主的聯繫方式,以及從競爭對手那裏吸引用戶的細節等信息。

據悉,美國聯邦貿易委員會(FTC)在2020年對Meta提起反壟斷訴訟,指控該公司通過收購Instagram和WhatsApp在一定程度上壟斷了社交網絡市場。這一反壟斷訴訟引發了Meta對其競爭對手的信息搜索。Meta反駁了FTC的指控,並認爲市場在不斷髮展,TikTok和Clubhouse等新來者是關鍵例子。儘管這場訴訟的審判最早也要到2024年纔可能進行,但雙方都在收集證據。

律師事務所Robins Kaplan LLP的反壟斷訴訟律師Kellie Lerner表示,Meta的要求是在尋求獲得“大量具有競爭性的敏感信息”。她表示:“有一家公司被指控存在反競爭行爲,但現在卻在尋求獲得非常具有競爭性的敏感信息。在我看來,他們試圖通過發現獲得的純粹證據廣度是不常見的。”

對此,Meta在提交給法院的文件中迴應稱,它需要競爭對手提供的信息來反駁FTC提出的它是壟斷企業、沒有面臨競爭的說法。Meta發言人Christopher Sgro表示:“爲了幫助人們分享、聯繫、交流或僅僅是爲了娛樂,Meta與許多公司展開了激烈的競爭。”“作爲準備對FTC的訴訟進行辯護的合理步驟,我們已向與我們競爭的公司或我們認爲擁有與FTC指控相關其他信息的公司發出了傳票。”

Meta舉動引發多家公司反對

Snap是最強烈反對Meta傳票的公司之一。Snap在法庭文件中表示,Meta的要求“過於寬泛、是在濫用權利”。Snap的律師表示,Meta的要求是“關於Snap所有產品和幾乎所有業務方面的資料,時間範圍幾乎涵蓋了Snap的整個存在過程。”“Snap不應該被迫向Meta內部人士交出這些具有競爭性的敏感信息。”

據悉,Snap是FTC針對Meta反壟斷訴訟中的關鍵角色,也是Meta此前曾試圖收購的一家公司。加州一名聯邦法官將於週二決定,Snap是爲了幫助解決該訴訟必須交出多少信息。

除了Snap,TikTok也抱怨稱,Meta一直在尋求獲得TikTok的“最機密和高度敏感的商業信息”。TikTok的律師表示,他們幾個月來一直試圖縮小Meta尋求獲得的信息範圍,並要求法院限制Meta內部律師可以查看的信息。

TikTok擔心,Meta的律師可能會無意中泄露可能被該公司利用的信息,因爲該公司有抄襲競爭對手的功能和策略的歷史。此前,Meta在Facebook和Instagram上抄襲了Snap旗下Snapchat(閱後即焚應用)的“故事”功能和TikTok的短視頻模式。Meta目前正在考慮以類似於TikTok使用的方法來改變用戶的內容信息流。

Pinterest(PINS.US)、微軟(MSFT.US)旗下的領英和其他公司都對Meta的“高度侵入性”要求表示擔憂,認爲這些要求是在尋求獲得他們“最具競爭性的敏感文件”。

Meta發出傳票的其他公司還包括Tinder的母公司Match Group(MTCH.US)、推特(TWTR.US)、Reddit和甲骨文(ORCL.US)。Meta的要求還不僅僅侷限於美國社交網絡服務,它還向聊天應用Line、日本電子商務巨頭樂天集團尋求獲得信息。資料顯示,Line是軟銀和Naver Corp聯合擁有的公司,是日本、中國臺灣和泰國最大即時通訊服務公司;樂天集團擁有在印度、烏克蘭和俄羅斯流行的即時通訊應用Viber。

反壟斷訴訟律師Kellie Lerner指出,Meta還尋求從FTC獲得大量文件,該公司要求法院迫使該機構交出對2012年Instagram和2014年WhatsApp交易的原始分析,但法官拒絕了Meta的要求。Kellie Lerner表示:“這反映了Meta採取的焦土防禦戰略,即用一切可能的方式進行戰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