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4,280.15+72.88 1.73%
DIA337.83+4.12 1.23%
IXIC13,047.19+267.27 2.09%

史詩級加息,令人不安

史詩級加息,令人不安

格隆匯 · 07/28/2022 06:43

今年以來,全球金融市場風雲突變,動盪不堪。

7月28日北京時間凌晨2點,美聯儲正式官宣議息會議結果,整體符合預期,讓投資者緊繃的神經暫時鬆了鬆。

納指最終大漲逾4%,創下2年多以來最大單日漲幅。美元指數大幅回落0.7%至106.5,10年期國債收益率小幅回落。WTI和布倫特原油期貨均大幅收漲超過2.2%。

加息靴子落地,似乎一切安然無恙。


01

激進加息


據決議,美聯儲將基準利率上調75個基點至2.25%-2.5%之間。要知道,這次委員們是以全票通過達成此次利率決定的,而6月份有一位委員反對加息75個基點。

凌晨2點披露加息結果後,金融市場並無波瀾。但這已經是1980年以來最為激進、最為陡峭的加息操作了。4次加息225個基點,對金融市場的流動性是實實在在的重大緊縮。雖然可以通過預期管理,讓市場短期情緒並不Care,甚至走出靴子落地的效果,但中期來看,40年來最激進的加息還會有餘威。

關於縮表。美聯儲將按照原計劃在7月和8月被動縮減每月300億美元國債和175億美元的MBS。從9月開始,主動縮減每月600億美元的國債和350億美元的MBS。

不過,美聯儲承諾的縮表目標並沒有達標,有掃信譽。6月計劃縮表475億美元,但實際縮表14.97億美元,縮了個寂寞,其中抵押貸款支持證券的規模增加了131.17億美元。而截止到7月26日,美聯儲7月對美債的“再投資”約為800億美元,對MBS的“再投資”約為100億美元。最近,在5年期國債拍賣會上,美聯儲又購買了39.9億美元的美國國債。

為何不敢按照他們承諾的來縮表,究竟怕什麼?

有投資者一針見血,美國金融市場的弱點已經基本暴露在了所有人面前。

關於經濟增長。美聯儲決議聲明新增了“最近的支出和生產指標已經出現疲軟”,刪除了“整體經濟活動在第一季度略有下降後似乎有所回升的”表述。這其實在暗示二季度經濟可能會表現糟糕。對此,鮑威爾表示,第二季度經濟放緩值得注意,需求依然強勁,今年美國經濟有望實現正增長。

正增長?這是“善意”的謊言嗎?

關於通脹。鮑威爾説,FOMC強烈承諾將壓低美國通脹,FOMC有工具來恢復美國的物價穩定性,美聯儲有必要將通脹壓低至2%,將針對通脹回落尋找令人信服的證據。

看似要壓低通脹的決心一如既往,但實際上卻有微妙變化。聲明中這麼一段話:在評估貨幣政策的適當立場時,委員會將繼續監測後續信息對經濟前景的影響。如果出現可能阻礙實現委員會目標的風險,委員會將準備酌情調整貨幣政策立場。委員會的評估將考慮廣泛的信息,包括公共衞生信息、勞動力市場狀況指標、通脹壓力與通脹預期指標,以及金融和國際動態。

要知道,在新冠疫情爆發之後,美聯儲放出大招開啟無底線QE,把貨幣政策目標單一錨定在完全就業上面,而根本不管通脹是否失控。而通脹失控之後,為了被迫遏制,又將單一的完全就業目標切換成只管單一的通脹目標,即2%。而現在,把貨幣政策目標切換成通脹、就業、金融安全與經濟增長四個指標上。這表明美聯儲接下來將不得不面臨要兼顧多方、更為平衡的加息策略,即加息的節奏可能會放緩,比如50BP。

關於未來加息路徑與前瞻指引。美聯儲罕見不再給出,鮑威爾是這樣説的:根本沒有決定9月的行動方案,屆時的行動將受數據的引導。並且,他還説,很難自信地説出6-12月後的經濟會是什麼樣子,因為無法預測明年的貨幣政策利率空間。

美聯儲和鮑威爾被打臉次數太多了,乾脆閉嘴了。有網友評論,這是在開伯南克的倒車,那位是倡導通脹目標制的,強調多溝通形成預期管理。


02

經濟與就業


今晚8點半,美國會公佈二季度GDP數據。但預期並不樂觀,美國白宮和財長耶倫早早開始吹風了。

7月21日,據美國白宮官網發文,連續兩個季度的實際GDP下降構成了經濟衰退,這既不是官方定義,也不是經濟學家評估商業週期狀況的方式。

來源:白宮官網

7月24日,耶倫表示,在上一季度美國經濟出現負增長後,雖然經濟學家普遍預計本季度將再次出現負增長,但這並不意味着美國會陷入經濟衰退。她出語驚人,詭辯道:我們有一個非常強勁的勞動力市場。當你每月創造近40萬個工作崗位時,這不是經濟衰退。

這不禁讓人想起去年耶倫不計其數在各種場合安撫市場説:通脹只是暫時的!但結果呢!

事實上,美國經濟正在顯著惡化。

7月22日,美國披露數據,7月服務業和綜合PMI大幅下滑。其中,服務業PMI初值為47,創下2020年6月來新低,遠低於預期的52.6;綜合PMI初值為47.5,遠低於預期的52.4%。兩者均跌破了50榮枯線,且下滑態勢猶如飛機墜機般快速。PMI是經濟的前瞻性指標,預示着經濟正在快速惡化。

再看美國實體經濟典型行業代表——房地產的情況。美國6 月新屋銷售年化總數為59 萬户,低於預期66 萬户和前值64.2 萬户。美國6月新屋銷售已經低於疫情前水平,比2020 年8-10 月的最高水平下降了40%。

另外,27日發佈的數據顯示,美國全國地產經紀商協會二手房簽約量指數環比下降8.6%至91,為疫情開始以來的最低水平。指數100等於2001年的簽約活動水平。與去年同期相比,6月份美國現房簽約數量下降了20%。

這是斷崖式的銷售記錄!不管是現房,還是新房交易量,早已經於今年2月-3月掉頭開始向下。

樓市大幅降温,一定是從交易量冰封開始。目前,美國房價漲幅也已經連續第二個月放緩(5月全美房價同比上漲19.7%,低於4月年增率的20.6%),新屋售價環比跌幅創下7年多最大。

要知道,當前美國房價是2000年的3倍,且在疫情之後飆漲了40%。房價泡沫高,自然面臨着“崩潰”的風險。根據Redfin數據,美國30年期固定抵押貸款利率在6月中旬超過了6%。而上一次出現還是在在2008年美國房地產泡沫破裂前。

很明顯,美國房地產週期有見頂嫌疑。

再看消費。根據密歇根大學數據,6月消費者信心指數為50,創下有記錄以來最低記錄,甚至還要低於1970年大通脹時代。而消費佔經濟總量的70%左右,可見接下來消費可能面臨崩潰的風險。

不管從什麼維度看,美國經濟正在陷入嚴重的惡化之中。按照正常邏輯推理,就業環境會趨於惡化,就業人數會下降,失業率會上升。然而,美國勞工部給出的數據卻詭異亮眼,與經濟表現有很大背離。

這或許是數據欺騙了市場。

美國勞工部披露6月數據,新增非農就業37.2萬人(5月38.4萬人),遠超過預期的26.8萬人。過去三個月,每個月平均增加了近40萬就業。失業率保持在3.6%,接近2020年春季疫情爆發前的半個世紀低點。

而根據美國人口統計局家庭調查報吿,今年6月美國新增就業人數大幅下滑31.5萬人,4月更是下滑了35.3萬人,創下2020年3月以來的最高記錄。

勞工部統計的二季度新增就業人數累計高達112萬人,而人口家庭調查局統計數據卻累計下降了35萬人。為何會懸殊如此之大?

據宋鴻兵披露細節,勞工部非農就業統計的是僱主薪水清單上的總人數。如果一個人失去全職工作,去打幾分兼職工,就會出現在多家僱主的名單上,那麼就會虛增就業人數(據人口統計局數據,多項兼職者所有收入較全職一份工作還要減少18%)。可見,勞工部數據很虛,製造了就業市場強勁的假象。

在2個月前,我們撰文《2022年,美國會爆發經濟危機嗎?》中,明確提及了一個觀點:今年美國絕大概率會直接進入衰退狀態,甚至危機狀態,而不會是鮑威爾和耶倫口中的“軟着陸”。主要邏輯是貨幣政策快速急轉彎,疊加通脹持續高企等,將極大衝擊經濟表現。

現在,看似所謂強勁的就業成為經濟衰退的擋箭牌,但一定擋不了多久。要知道,從歷史維度看,低失業率往往是經濟衰退的先兆,觸底反彈之日,就是經濟陷入衰退之時。下圖,灰色區域為經濟衰退時間。


03

尾聲


我們一直説,高通脹改變了過去很多年美聯儲面對一有經濟、金融問題就印鈔的底層遊戲規則。現在,加息加多少,持續性怎麼樣,均取決於通脹的表現。

7月,以原油為首的大宗商品已經回落,接下來的通脹預期會有所回落。但在我看來,今年年內可能還將維持在絕對的高位水平,比如8%以上。比如,佔比通脹1/3的住房租金仍有加速上漲的可能,6月租金同比大漲14.1%,連續第16個月打破最高紀錄。且在買房需求下滑的大背景下,租房市場會慣性緊俏。根據一份最新報吿,上個月,美國50個最大的城市中,超過3/4的人贊成租房而不是購買住房。

通脹如此之高,疊加40年來最激進的貨幣緊縮操作,對於實體經濟可謂是沉重打擊,衰退將無法避免,且很快就會降臨。對於金融市場而言,也會是實實在在的重大利空。當前,美元指數高達106.3,創下20年來高位,並不是美國經濟有多強的表現,而是實實在在反應全球美元的流動性有多麼緊張。或許,下一場美元慌正在醖釀之中。

下半年,謹防黑天鵝和灰犀牛。或許是歐洲,亦或是日本,亦或是美國都有爆發危機的潛力,不管是誰率先飛出,或許都將對海外金融市場造成不可想象的衝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