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3,825.33+39.95 1.06%
DIA310.85+3.03 0.98%
IXIC11,127.85+99.11 0.90%

澳门博彩业,把自己放到了赌桌上

澳门博彩业,把自己放到了赌桌上

格隆汇 · 06/12/2022 04:51

“无钱啊,过大海啦。”

曾几何时,每当香港人碰到金钱上的困难,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澳门,一系富贵,一系闭翳。

当然,澳门赌场不是提款机,最后大部分人的钱,不是给何生娶老婆了,就是给秦公子买超跑。

风水轮流转,在香港事件、疫情的连番冲击下,澳门博彩股也跌入谷底,未来,到底有没有机会?


01

疫情已过,客流不再


"一命,二运,三抽水",不怕你乱来,就怕你不来,只要有人来,澳博就不怕赚不到钱。然而好巧不巧,疫情之下,所有人都来不了。

根据中金的数据,自2020年8月份珠海恢复澳门旅游签证以来,澳门人流虽然有复苏,但是远未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截止2022年5月25日,澳门的日均访客量一直在3万-4万人徘徊,大概是疫情前的五分之一;从趋势图来看,基本就是节假日好一点,疫情紧了就差一点,遇到局部封城,人流量还会砸下一个缺口。

不过,阻碍人们过大海的核心因素,早已不是疫情。首先澳门基本没有疫情,今年3月份以来,澳门只有一个确诊病例;其次,澳门通关流程简单,无需隔离,只要核酸检测证明,从深圳去澳门,就好像去广州一样简单。

不是疫情,那是不是大家不喜欢赌呢?这个不太可能。第一,博彩行业本来渗透率就很低,赌的人不多,但总有人来赌。即使在澳门最巅峰的2016-2017年,出入澳门的人口渗透率平均只有1.8%。

其次,澳博业不坑穷人,本来就是少数有钱人的游戏。对于这部分客户来说,有钱有时间,剩下的日子就是吃喝玩乐,博彩是其中不可或缺的一种。

数据上也有支撑,今年五一假期,日均博彩收入6.3亿澳门元,恢复到2019年57%的水平,与此同时访客量仅是2019年水平的23%,说明疫情后的今天,人们博彩的消费能力,没有下降,反而在上升。

澳门需求之所以不振,更多是优先级被调低,而不是消失了。

就好像喝奶茶一样,喝的时候很开心,不喝也没什么问题。中间隔了一段时间不喝,需求好像就消失了,但是等到某些爆品上线,大家又会排队抢购,非喝不可。

未来某一天,“三叔公的二侄子在澳门一晚上赢了上千万”的故事开始流传,相信澳门的人流就回来了,不要问我为什么知道,因为我也是A股股民。


02

博未来


假如澳门博彩业的未来是一把百家乐,疫情是第一张牌,监管则是第二张。

大家担忧的监管有两个点,一个是赌牌重新竞投,一个是《博彩法》的修订。

按照流程,《博彩法》的修订有三个阶段:

1.政府提交草案到立法会,由全体议员"首读";

2.澳门立法会对草案进行细则审议,审议后将意见书提交给立法会主席,并安排全体议员进行表决;

3.表决假如通过,法案将移交澳门行政长官签署并刊宪;

第一阶段工作已经在1月14日完成,目前正处于第二阶段,预计6月10日会出结果;第三阶段的工作预计在8月15日前完成。新赌牌的竞投将在《博彩法》修订后进行,原本6月26日到期的六张赌博,估计都会得到延期。

对于赌场来说,《博彩法》意味甚多,比如说赌牌的数量、承批公司的资质等等,好生意大家都想做,但并不是谁都能做。

荷官开牌前,谁都不知道结果,但是根据过往的路子,市场普遍预期这届政府会求稳。

在之前的公众咨询阶段,业界最担忧的是利润分配政府代表委任问题,这两点决定了博企,如何去赚钱,能赚多少钱。不过这两个问题未纳入审议前的修改草案中,说明政府还是愿意给自由度的。

从实际经营角度来看,这两三年澳门景气度确实很差,先是香港事件,后面又有疫情,这个时候再做任何重大变革,比如说不给某几家博企发牌照,会很影响业界信心,但这种可能性还是比较小的。

如此一来,不一定有新的公司来接盘,毕竟疫情什么时候过去,还不好说;而且东南亚近几年博彩业发展迅速,税率基本都比澳门低,竞争激烈,为了维持澳门的地位,确实也不适合太激进的变革。

从监管的目标看,第一,博彩行业要规范化。

比如说之前澳门流行"赌台底",赌客和外面庄家赌side bet,一来增加风险,二来政府无法创造税收收入,这种行为要取缔;

第二,多元化发展;

过去澳门博彩行业在澳门一家独大,虽然带来了税收,但是也拉高了物价和租金成本,对澳门形成了反噬;而多元化发展,将澳门打造成国际旅游中心,才是更加可持续的发展路径。

至于有多少家赌场,谁来赚这个钱,这个并不是最核心的问题。


03

赔率有多少


在澳门,无论你赢了多少钱,玩到最后都会还给赌场,原因就是赔率不合适。

抛开监管政策调整、疫情不确定冲击等因素不论,但从业绩对应的估值角度去思考,现在买博彩股票,赔率是否合适呢?

从股价的角度看,六家公司尽管这一轮大跌之后,都有一定折让,比如说龙头银河,股价距离18年鼎盛期,打六折。

美资中场之王金沙,股价相比2019年已经腰斩。

股价跌下来之后,博企估值处于历史低位,一般来说,博企也是可以用EV/EBITDA进行估值。

历史上,博彩企业的估值中枢大概是12倍EV/EBITDA,目前则是8倍,折让的原因包括疫情持续、续牌风险、贵宾厅生意不明确等。

随着疫情、赌牌、博彩法等不明确因素逐渐消除,再加上股票市场情绪修复,单纯从业绩底蕴看,估值的修复是有空间的。

再来看博彩的成长能力。和餐饮类似,赌场收入提升,来源于人数人均赢额新赌场,其中新赌场的成长性是最强的。

目前还有新建赌场的有澳博的上葡京、银河的三期等。

不妨以澳博为例:

澳博曾经是澳门的王者,但是随着路氹崛起,客流被抢走不少。从效率上看,澳博的赌桌效率是各家赌场中最低的。

比如说贵宾厅赌桌,澳博单张赌桌日赢额是18.7万元港元,而表现最优异的永利皇宫是35.27万港元,高下立见。

不过,疫情的出现,相当于给澳博做了一次供给侧改革,之前收不回来的卫星厅赌牌,现在能收回来了;新赌场上葡京,也在疫情期间开业,上葡京有150张赌桌,未来也会从其他物业划配118张过去,再加上1200台角子机。

毛估估一下,假设回到疫情前的水平:

贵宾厅依然保持同样的收入,288张赌桌,平均净赢额18.7万港元,对应贵宾毛收入196.6亿元港元;

中场方面,除去调配上葡京的118张赌桌,还有1298张赌桌,平均每日赢额4.4万港元,对应中场毛收入208.5亿港元;

上葡京268张中场赌桌,按照路氹新赌场平均日赢额8万港币计算,对应收入78.25亿港元;

角子机收入11.57亿港元;

那么对应总收入大概在500亿港元左右,按照10%的EBITDA率,对应的EBITDA是50亿港元;按照12倍的平均估值,和目前澳博的现金负债情况,对应的合理股票市值大概是550亿港元左右,对应现在大概有3倍空间。

看起来还不错,当然,这仅仅是条件最乐观的前提下的估算,并且也绝对回不来疫情之前的水平,同时如果还要考虑上时间,政策变化、和贵宾厅的影响,那么赔率也就肯定没那么好。

另外从长远的视角看,随着琴澳一体化战略布局逐渐推开,未来澳门博彩行业还是要纳入阳光监管的大环境之下的,这在长远的未来究竟是会给它带来更多的客源,还是会不会变成“水至清则无鱼”的规范行业,还不好说。

但可以明确的是,如今澳门对经济发展多元化的路径思路很明确,所以对于这个行业来说,曾经的高光肯定是不再了的,这是时代发展的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