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X3,770.66-48.17 -1.26%
DIA306.43-3.62 -1.17%
IXIC10,987.12-190.77 -1.71%

OPEC增产都压不住油价,能源供需缺口问题仍难解

OPEC增产都压不住油价,能源供需缺口问题仍难解

格隆汇 · 06/11/2022 05:30

在近期的OPEC+产油国会议上,多方就统一加快石油生产达成一致,将原本在9月增加供应的计划提前到7月和8月,每月将增加约65万桶/日。

作为OPEC的盟主,以及全球最大的产油国,沙特此前一直维持强硬的态度。本次却突然180度转弯,要增产以弥补俄罗斯产能空缺,让国际原油市场一阵欢呼,以为油价上涨终于有望到头了。

但没想到,在原本应是利好的消息出来后,油价非但没有回调,反而涨得更凶。

这清楚地表明,全球石油市场的供需问题依然让市场悲观,增产并不能弥补对俄油气进口的缺口。


01

供给受限


此前,尼日利亚石油部长在接受采访时说:“如果我们能做些什么来提高产量,OPEC定将增产。但不幸的是,这种产能在大多数OPEC国家并不存在。”

除了沙特和阿联酋,目前所有的产油国,出油能力都低于两年前的水平,再加上地缘政治的冲击,供应限制已是70年代以来最严重。

主观原因肯定是存在的,产量若那么快上去了,石油输出国好不容易等来的捞钱机会,等于拱手让人。没人会那么无私。

但产能短缺等客观限制,也不能忽视。

最直观的原因,是除了沙特和阿联酋,其余的欧佩克成员国,很多还在努力达到目前的配额,更别说有多余的产能来提高配额了。

更加之,石油生产是有成本的,同样会对供给产生影响。

这个因地而异。

北美,石油提炼成本,从1999年的5美元/桶涨至11美元/桶;欧洲,同样的成本同期,则从11美元涨至18美元;就连科威特这样的专事产油国,每桶石油的生产成本,也由2001年的1.4美元,涨至2007年的4.42美元,年均涨幅在18%左右。

而石油作为一种不可再生资源,其生产成本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生产者每个时期的产量配置决策,间接地左右石油价格波动。

尤其在疫情期间,需求端遭遇滑铁卢,OPEC+自2020年5月开始联合减产970万桶/日,并一降再降。

经历了一段油价暴跌时期,产油国的债务水平大幅增长,财政状况目前还有待改善。

另外,最近几年全球能源加速转型,也使得国际石油公司对低碳能源更加青睐,包括科威特和尼日利亚在内的产油国,由于基础设施并不符合碳中和理念,且其产能扩张需要大量资金支持钻井工作,导致OPEC政府资本的支出,在最近几年明显下降。

虽然需求正逐步复苏,但油田开井生产、关井停产不是一个简单的过程,有其特殊的客观规律,受油井内部状况影响,把油井阀门开到最大,并不意味着产出量就达到最大,产量变化有其规律性;且油井关停或者关小后,有的油井产量甚至再也恢复不到关井前的产量水平;二是地缘政治依然抑制了欧佩克的产能释放。

特别是伊朗、委内瑞拉、利比亚等国,其本身就不稳定。


02

需求复苏


目前正值北半球盛夏,季节性需求将渐渐攀至顶峰。在此期间内,能源价格继续上涨,是大概率事件。

尤其在6月2日,欧盟在经过多轮谈判后,决定逐步停止成员国通过海运采购俄罗斯石油,并在年底前完成禁止90%俄罗斯石油进口。

只有如匈牙利这种对俄能源过于依赖的内陆小国,才暂时获得通过陆上输油管道进口俄油的豁免权。

这些制裁措施,必然会在本就高昂的能源基础上,再度引发新一轮的油价上涨,扰乱供应链,破坏能源市场的稳定。

据高盛6月6日的一份预测,将夏季峰值的油价目标从125美元上调至140美元。

OPEC核心成员国集中表态,目前油价远未见顶,亚洲需求的复苏将带来更多消费,若俄罗斯油气在这个时候完全退场,能源价格可能将达到远超人们预期的水平。

这种观点也是目前的普遍共识。

最近几个月,国际原油尽管价格猛涨,但在3月初达到139.13美元的峰值后,迅速回落到110美元左右,并在这个区间持续震荡,达到短暂平衡。

到今天,布伦特原油价格再一次突破120美元,达到3月以来的新高。若在供给端不出现实质性的变化,比如委内瑞拉或伊朗石油全面放开,这个价格将远远不是终点。

一方面,是因为俄罗斯原油出口的减少幅度较小。另一方面,则是因为疫情原因,中国实施了一些严格的防疫措施,导致工业生产速度暂缓,对石油的需求自然也疲软下来。

短暂的平衡期很快结束。

机构预测,俄罗斯石油的日产量,极有可能再减少50万桶。

影响更大的,则是随着疫情得到控制,各大城市逐一解封,庞大的中国市场需求已经开始复苏。一旦我们回到正常的石油消费水平,能源供应将更紧张。

当前,中国是全球原油市场第一进口国和第二消费国,对国际石油价格的影响很大。

90年代以来,国内的石油产量虽然逐步提高,但伴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成长,石油消费的速度远大于生产的增长速度,进口量年年递增。

从1990年的755.6万吨到2021年的5.13亿吨,增长超67倍,对外依存度也从6.58%提升至73%,这个跨度是惊人的。

仅看2021年,我国的石油需求量为7.03亿吨,占全球15%。

当然,对石油需求复苏的,不仅是中国,也是整个世界的大趋势。

早在2020年,高盛就曾预计,因为基础设施的支出增加,以及乘坐交通工具出行的人数增加,2022年全球的石油需求将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并持续上升。

乃至于,这种需求的上升,不会在2030年前见顶。

IEA也于近期表示,石油需求已经超过供应,疫苗接种提振了全球经济,石油缺口预计仍将扩大。


03

尾声


当然,国际油价的变化,从来都不单纯,不是简单的供需关系就能解释得通,背后还暗藏着地缘政治特征、财团利益、战争溢价、国际资本流动趋势以及世界经济周期等多种因素。

但至少从中短期的供需格局来看,我们将迎来一个更加动荡的能源市场。

阻止油价上涨的方式很简单,也更令人担忧,那就是一场导致全球经济萎缩、遏制原油需求的衰退。

当布伦特原油上涨至140美元左右的水平,意味着需求可能再次减少,使得经济减速乃至衰退,被迫达到供需平衡的状态。

那一天可能不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