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389.63+0.17 0.04%
DIA312.42-0.01 0.00%
IXIC11,354.62-33.88 -0.30%

华尔街为何变成了赌场?

华尔街为何变成了赌场?

格隆汇 · 05/02/2022 05:19

当地时间4月30日,“投资界春晚”——巴菲特股东大会召开,91岁的“股神”沃伦•巴菲特与98岁的老搭档查理•芒格再次与投资者在线下见面,平静两年的奥纳哈再度沸腾。

人们常说,赚得多,不如活得久,活得久,不如众人爱。

鲐背之年的巴菲特正是个受人尊敬和钦佩的老头,他对婚姻和友谊,尤其金钱的看法非常理性、客观与智慧。


01

散户疯狂


牛顿说:我能计算出天体运行轨迹,却无法测量人性的疯狂。

股东大会上,巴菲特与芒格也都抨击了当下股市投机情绪:“华尔街靠抓住从资本主义‘餐桌’上掉下的面包碎屑赚钱。只有当人们真正做事时,华尔街只能分得一杯羹。当人们投机时,华尔街就会赚大钱。

新冠疫情暴发之后,伴随着美联储大放水和史无前例的财政刺激,储蓄增加、政府提供的经济刺激支票,还有因新冠疫情而实施的超低利率,已经促使赌客们将大量资金转入股市,用手机APP掀起股市的混乱交易。

这批簇新的韭菜勇往直前,为美国股市带来了勃勃生机,大量热钱涌入其中,美股在两年间持续走高。带着无知者的无畏,他们把一批低价股和破产股炒得翻天覆地,华丽的账面浮盈让华尔街大佬们都开始怀疑人生,即便是见识过散户云集的大A股,也不得不感叹一声,原来成熟资本市场的散户们也可以这么狂野。

一度在互联网泡沫时期风行一时,之后便偃旗息鼓的现象再度出现在美股市场,这就是散户们高度活跃的日间交易。

就像巴菲特所说的:股市像赌场一样,大家都在里面赌博,这种现象在过去两年尤其明显。

美国散户净买入在疫情后明显增加,来源:FT

不过,对于这批新生代美国散户来说,巴菲特早就过时了。在选股思路上,新生代散户们和机构投资者也是截然相反。

疫情最严重的2020年,当华尔街精英们还在纠结于疫情过后经济复苏的强度,犹豫不决踌躇不前的时候,散户们已经果断出手,大举抄底航空、邮轮这些受疫情影响严重,对经济敏感的周期性股票。

事实证明这些股票确实涨得好。当年,散户中人气高的个股投资组合已经反弹了61%,而对冲基金和公募基金青睐个股的投资组合反弹45%,同期标普500反弹36%。

靓丽的业绩甚至连一些专业投资人士都开始对散户刮目相看,认为说散户不如华尔街精英根本就是一种偏见。

但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市场不会永远上涨,它总有一天会露出狰狞的一面。散户的号角往往是牛市的丧钟。

当周围的人纷纷开户炒股,当新手都开始推荐股票时,当街头巷尾都在谈论股票,市场可能离见顶也就不远了,这在美国历史上频频上演。

回顾美股历史上每一次的牛熊转换,似乎都有着共同的规律:美联储“放水”—投机+杠杆—催生泡沫—美联储加息—泡沫破裂。

眼下,比较清醒的美国老一辈散户们迫不及待地套现,也就是互联网泡沫中损失惨重的婴儿潮一代,新生代散户没心没肺地接盘,即千禧一代和Z时代们,当这个搏傻接力赛进行到最后一棒时,游戏或许离结束也不远了。

这是一个老韭菜收割新韭菜的故事。

那些真正顶尖的专家和大亨们,也着实为这些菜鸟捏一把汗,不断发出警告,这样的做法绝不会有好结果。此前,《漫步华尔街》的作者麦基尔就曾说:他们其实是在尝试一个注定失败的命题。

尽管我们不得不承认,许多出色的投资人都有着赌徒的直觉,但归根结底,胡乱的投机与精明的投资之间,还是有着本质区别的。

“看到市场完全丧失常识真令人恐惧,”一名在德国从事美国股票交易近20年的交易员表示,“拉斯维加斯和澳门都关门了,赌场却在这里出现了。”

有些人也将现下的形势与上世纪90年代后期的美国股市做类比,当时散户们蜂拥而至,之后便在互联网泡沫的至暗时刻黯然离场。

可正当所有人狂欢之时,危险信号却正在逼近。


02

空中楼阁


在此前,美股最长牛市的保持时间为:1990-2000年的互联网牛市,持续长达113个月(3452天),期间标普500涨幅达417%。

而如今,这一纪录早已被打破,从2009年3月9日至今,美股牛市已经持续了长达147个月,超过历史上任何一轮牛市。

标普500指数走势,来源:Choice

2001年12月,巴菲特曾在福布斯杂志上发文表示,可通过股市总市值和GDP的比值作为指标,来判断美股是否存在泡沫。用GDP这个实物财富做基准,来计算实体经济证券化程度,以及资本市场的泡沫化程度的。

此后,“美股市值/GDP”一直被称为巴菲特指标

一般认为,该指标位于70%-80%之间,是美股买入的好时机,如果超过100%,则需要警惕风险。当数值超过120%,说明股市有严重的泡沫,随时可能出现崩盘现象。

目前,美股的巴菲特指标已经达到190%,高于2000年初互联网泡沫时期峰值,甚至超过了1929年“大萧条”前夕的峰值。

即便考虑技术的进步创造了新的工具和行业,对未来增长的预期随着时间的推移比实际经济产出增长得更快。当前的美股也的的确确被高估了。

不过,股票市场的最终价值,只能反映经济的实际产出,泡沫大到一定程度,就会产生均值回归。市场的顶部和底部都是由疯子决定的,常人无法预测。

而且,也没有哪个指标能够说明整个市场,我们需要再从另外的指数看。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非理性繁荣》作者罗伯特•席勒也曾提出,用十年期周期市盈率代替12个月市盈率指标来对美股进行评估,这个指标又称为席勒市盈率指标

目前,席勒市盈率指标为35.7,已经接近2000年初44.2的高点,甚于1929年大萧条时期的最高值32.6。

再结合今年一季度,美国实际GDP年化环比下降1.4%,但通胀却仍在高位,3月美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工业品出厂价格指数同比涨幅分别扩大至8.5%、11.2%,续创40年来和历史新高。

可以理解为,高通胀下,人们需要从某个地方寻求收益,而低利率正迫使他们从风险更高的资产中寻求收益,这实际上推高了股市。

虽然,因为美元在全球泛滥导致的堰塞湖效应,以及由此形成的中心地位溢价效应,导致美股市场并不完全是唯经济指标论。以通胀,债务率,GDP增速等指标去判断美股,都可能会失真。

但无论如何,一切现象似乎都预示着,目前所有的繁荣,都有些华而不实。

这让我想起了1999年,当时也有许多人在做日间交易,而且宣称这是一种不会赔钱的策略。但众所周知,接下来科技股就在2000年崩盘了。

然而,警告的声音虽然很响亮,人们依然充耳不闻。


03

尾声


股市有风险,这是永恒不变的事实。

巴菲特在大牛市时为什么要囤现金?这句话可以解释部分原因:涨了10年美股,估值太高了。

也就是说,在当前的估值水平下,“向上的空间有限,向下的空间很大”。

泡沫狂欢之下,总得需要有人留一份清醒。因为人类历史上,没有哪一场泡沫不是以破裂而收场的,美联储结束“放水”,也只是时间问题。

最后我想说的是,我们不需要一味的模仿巴菲特,但其对待投资、对待生活的态度及精神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