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389.63+0.17 0.04%
DIA312.42-0.01 0.00%
IXIC11,354.62-33.88 -0.30%

又是一年股东大会,巴菲特谈净利润下滑、低价买股票、如何应对通胀……

又是一年股东大会,巴菲特谈净利润下滑、低价买股票、如何应对通胀……

格隆汇 · 05/01/2022 07:34

当地时间4月30日周六早上7点,一年一度的巴菲特股东大会,如期而至。

这场被誉为“投资界春晚”的股东大会,过去两年因为疫情的原因,不得不选择在线上举行。暌违两年,今年的股东大会重回线下,举办地点依旧是股神的老家,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市。

他的老搭档查理芒格也一同出席,在答股东问时,二人一起上演投资脱口秀,并且积极带货自己投资的公司。巴菲特喝冰可乐,芒格吃喜诗糖果,这场大会从来不缺噱头。

关于巴菲特,无需赘言。“奥马哈先知”数十年股海浮沉依然屹立不倒,而其管理的投资公司伯克希尔哈撒韦的A、B类股票也均屡屡创下历史新高。其中,截至当地时间4月29日,伯克希尔哈萨维的A股股票价格已经高达48.434万美元/股。

过去一年,疫情对经济造成的冲击仍然在继续,地缘局势动荡不安,国际摩擦日益严重,全球通胀高企。美联储或将实施大规模加息,全球股市在两年大放水的虚假繁荣后又将何去何从?

全球众多股票投资者视巴菲特及其倡导的价值投资为信仰,而每年一届的股东大会,则是与巴菲特对话的窗口。透过这个窗口,投资者们得以近距离了解巴菲特对于当下资本市场的理解与看法,以及对于未来投资机会的计划。


01

净利润罕见下滑


在开始股东大会之前,伯克希尔哈撒韦公布了今年一季度业绩报告。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公司实现营收70.4亿美元,低于此前市场预期的70.2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仅增长0.3%;实现净利润54.6亿美元,较上年同期下滑53%,去年同期为117.1亿美元。第一季度EPS为3702美元。

在净利润中,经营净利润实现略微增长,而投资及衍生品净利润则为-15.8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的46.93亿美元的净利润,下滑严重。

由于今年FASB(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已修改了GAAP(公认会计原则),伯克希尔哈撒韦不得不将公司所投资股票的股价波动反映在季报中。

对此,巴菲特表示:“投资和衍生品收益或者损失,无论是通过资产处置实现的,还是未通过股票证券市场价格的变化实现的,对于理解我们公布的季度或年度业绩或评估我们业务的经济表现,通常是无意义的。”

具体来看,保险承保业务成为伯克希尔业绩下滑最大拖累。2022年一季度,公司在这一业务上仅仅实现4700万美元的利润,较2021年大幅减少7.17亿美元。保险投资业务利润也出现下滑,较上年同期减少3800万美元。

公司保险相关业务下滑主要是因为索赔项目数量上升。尤其在新冠疫情以及地缘政治冲突下,供应链中断,商品和服务成本增加。

其他业务方面,铁路业务实现利润13.71亿美元,同比增长约9.6%;公共事业与能源业务实现利润7.5亿美元,同比增长约6.7%;服务和零售业务实现利润30.25亿美元,同比增长约15.5%。

因为一季度净利润利润下滑较严重主要与投资股票价格下跌有关,也有股东询问巴菲特对于浮亏金的态度,巴菲特的心态则较为坦然,表示当前的浮亏金额仍然是适当的,判断也没有什么问题。


02

疯狂捡烟蒂


股票持仓方面,巴菲克依然奉行集中持仓策略。伯克希尔前四大持仓股占比约达66%,分别为苹果、美国运通和雪佛龙,持仓市值分别达到1591亿美元、426亿美元、284亿美元和259亿美元。

今年一季度,伯克希尔仅使用了约32亿美元回购股票,创下自2020年一季度以来新低。账面上的现金也从去年四季度的1440亿美元降低至1063亿美元,降幅达到28%。

此前,巴菲特曾在致股东的信中公然“抱怨”市场道:“没有什么让我们兴奋的事情。”当时,市场中不少投资者也在好奇,“无票可买”的巴菲特手握如此多现金,接下来将如何投资。

不过今年一季度,巴菲特却出手相当阔气,开启了疯狂“买买买”的模式,甚至在三周内就花费了410亿美元。

巴菲特对于此前看好的能源股雪佛龙选择继续加仓。截至一季度末,伯克希尔哈撒韦对雪佛龙的投资达到259亿美元,持股数量则达到约1.59亿,较2021年第四季度末持有的约3800万股增加了1.21亿股。正是这一加仓,让雪佛龙成功“上位”伯克希尔第四大重仓股。

股神的大手笔还不止于此。今年一季度,巴菲特大举买入西方石油14%的股份,累计达到1.364亿股,总价值约72亿美元。

今年初,俄乌战争爆发,俄罗斯停止对欧洲进行相关能源输送,供给受限,全球石油与天然气价格飙涨。这也让投资者们在一定程度上能够理解巴菲特对于能源股的偏爱。

对于石油供给问题,巴菲特认为,美国联邦政府有上十亿的存储量其实不够多。“三年到五年这些储量就没了,你也不知道三五年后会怎样。”芒格则认为,应该增加石油供应,并且更希望从中东进口石油,而不是消耗美国石油。

此外,巴菲特还在3月斥资116亿美元收购了保险公司Alleghany,起因是收到一封来自前伯克希尔员工现Alleghany CEO的邮件,但此前已经关注这家公司60年。不久,在4月初,巴菲特又新增持有惠普1100万股,累计持股1.21亿,占惠普总股数的11.4%。

此前全球股市飙涨,巴菲特不为所动。今年一季度,全球股市经历剧烈动荡,市场恐慌情绪蔓延,巴菲特却在疯狂“买买买”,倒也确实在践行此前他所说的经典名言“在别人贪婪时恐惧,在别人恐惧时贪婪”。


03

如何应对通胀


2021年,全球通胀热潮只增不减,不少企业被裹挟其中,饱受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居民也在承受着物价上涨、资产贬值的痛苦。

今年股东大会,通胀也成为了投资者们较为关注的一个问题。巴菲特认为,“通胀也会打劫债券投资者。它打劫那些把钱藏在床垫下的人,它几乎打劫了所有人。”

此外,他还提出,通货膨胀会增加企业所需的资本,要维持经通货膨胀调整后的利润,并不是仅仅提高产品价格那么简单;并建议道,不要听信那些自称能够预测通胀走势的人的话,没有人知道答案。

尽管对通胀表达了不满态度,但巴菲特对美联储在2020年疫情时大幅放水稳定市场的举措却给予了宽容支持。“如果美联储没有在2020年春季刺激经济,每个人的境况都会变得更糟。”巴菲特还认为,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他眼中是个英雄。“很简单,他做了他必须做的事。”

巴菲特今年92岁,经历过数次经济危机,与大规模通胀。他称通货膨胀其实难以避免。“我们经历了很多通货膨胀,几乎不可能没有通货膨胀。”但他也提到,此次通胀的不一样之处。“这次我们所看到的通胀非同寻常。大规模刺激措施是现在价格上涨的一个关键原因。”

既然通胀来势汹汹,个人投资者又该如何抵御通胀呢?在股东大会上,一位小女孩就通胀问题提问巴菲特:“超级通胀下该买入哪只股票?”巴菲特也坦言,没有人知道10年甚至20年后,通胀究竟会怎样。但巴菲特也认为,对抗通胀的工具是自己的盈利能力。

“这时更重要的是你个人具备的能力,别人交易的是你的能力,最好的投资就是开发自己,开发自己不会被征税,你的才能别人拿不走,要找到自己想要成为什么。”

关于自己想要成为什么,巴菲特在股东大会上也分享了关于自己的故事,在小时候便确立投资是一生想要从事的工作。

巴菲特的灵魂挚友芒格则给出了他的建议:“找到你真正不擅长的,然后规避它们。就算你很聪明,你也不可能做好你不感兴趣的事情。”


04

痛批市场投机


巴菲特与芒格都是价值投资者,对于自己的投资体系也一直都较为坚持。在今年的股东大会上,巴芒二人依旧是价值投资的布道士,对于市场投机行为也依旧表现出了深恶痛绝。

比如,去年曾被资本市场疯狂追捧的加密货币,在巴菲特与芒格眼中,不值一提。此前,巴菲特便表示过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担忧,如今,在股东大会上,他再度明确表示,不会购买比特币。

巴菲特认为,比特币是没有生产力的资产,其价值取决于下一个买家愿意付给卖家多少,投资比特币是一场“赌博的游戏”。并且从监管层面来看,巴菲特还认为,美国政府没有理由让其他货币取代美元,因为比特币的出现降低了美联储系统的能力,降低了政府的可信度。

芒格更是难掩对比特币的嫌弃,认为比特币既愚蠢、又邪恶,还显得自己比别人更差劲,甚至在回答如何抵御通胀时,不忘补刀说:“当你建立自己的退休账户时,如果有朋友建议你在其中放入比特币,直接拒绝就好了。”

不仅是投资比特币的疯狂,近两年股票市场的一些表现也让巴菲特与芒格深感浮躁。巴菲特称,“过去两年里,股市很难琢磨,有很大动荡。有时市场是以投资为导向,但其他一些时候却像赌场一样,大家都在其中赌博,过去两年尤其明显。”

对于计量投资,巴菲特也表达了自己的不满,认为这是一种“赌场活动”。芒格则是在会场上忍不住吐槽起了美国的“散户天堂”互联网券商robinhood,称robinhood去年通过投机行为,卖股票赚了很多的钱,现在正在遭受报应。

对于投资时机,巴菲特则认为,自己并不善于择时,也从来不择时。无论是2008年金融危机,还是2020年3月市场因疫情恐慌大跌,自己都没有买入。他表示,自己投资股票的时机只有一个,那就是觉得这支股票价格便宜的时候。

对中国市场一直有着较大兴趣的芒格则被问到了关于在中国投资的问题。芒格也坦承道:“在中国投资确实要比在美国更难一些。”不过他也认为,中国有中国的优势,那就是能够以较低的价格买到好的公司。此前,芒格曾在阿里巴巴大跌时逆势抄底,但却又在不久前清仓。


05

继承人隐忧


今年的巴菲特股东大会上,相比往届,投资者们还多了一个此前不曾提过的问题:巴菲特离任后,伯克希尔未来将如何发展?

在股东大会前,有新闻传出,伯克希尔的大股东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CalPERS,正在上演“逼宫”计划,认为年事已高的巴菲特难以兼顾CEO与董事长的职务,希望他能够“退位让贤”,仅仅保留CEO职务。

巴菲特今年92岁,而芒格今年则98岁。巴菲特在会上打趣道,他与芒格两个人加起来都快190岁了。对于伯克希尔的未来,巴菲特也早有安排,认为外界没有必要担心。

巴菲特认为,企业文化在公司发展中的重要性高达99%,而伯克希尔会永远保留将股东摆在首位的文化却不会因为他的离任而改变。

目前,伯克希尔非保险业务由副主席阿贝尔(Greg Abel)主管,保险业务则由公司副董事长贾恩(Ajit Jain)主管。在股东大会上,两位外界眼中的“继承者们”也就各自主管业务内的相关问题进行了回答。

当然,巴菲特也承认,公司新一代的CEO可能不会像他那样,拥有不经过董事会便迅速做出决定的权力,可能将会受到董事会更多的约束。

不过,作为巴菲特的挚友,芒格则在会上替好兄弟打抱起不平来。芒格称:“这是我听过的最荒谬的批评。”他认为有些人并未经营过任何商业公司,就直接认为兼任董事长和CEO不堪重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