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393.89-3.03 -0.76%
DIA319.39+0.55 0.17%
IXIC11,264.45-270.83 -2.35%

巴菲特又向华尔街开炮了!

巴菲特又向华尔街开炮了!

格隆汇 · 05/01/2022 05:15

时隔三年,伯克希尔线下股东大会再度在内布拉斯加州奥马哈开启,92岁的巴菲特和98岁的芒格准时出席,巴老以“回来的感觉真好”开场,芒格依旧嗑着美国版瓜子,又是熟悉的味道。

这对“90后”大师组合发量还很多,而他们的接班人头发却秃了,非常有意思。昨天股东大会上,两位毫不客气又向华尔街开炮了!称过去两年美国股市就像一个赌场。

巴菲特表示,虽然市场会做出疯狂的事情,但伯克希尔进行投资不是因为自身聪明,而是因为它是足够理智。而芒格补充道,几天内在股市上快进快出的做法,就像掷骰子。如同赌场,大家都在里面赌博。这种现象在过去两年尤其明显,也可能是过去两年股市太牛了。

炮轰华尔街是常有的事,巴菲特还花过50万美金和华尔街基金经理豪赌。

1、巴菲特的十年赌约

2007年12月19日,巴菲特在Long Bets网站上发布“十年赌约”,并以50万美金作为赌注。他主张,“在2008年1月1日-2017年12月31日的十年间,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表现将超过对冲基金的基金组合表现”。

巴老认为从10年角度来看,主动型基金经理收益跑输标普500。在他提出赌约之后,数千名投资经理人中仅有泰德·西德斯站出来应战,同时选择了涵盖200只对冲基金的5只基金组合。

10年过去了,巴菲特选择的被动型基金实际年复合收益率7.1%,泰德选择的五只主动型基金年复合收益率2.2%。

巴在《致股东信》里对“赌约”进行了总结。

在过去十年时间,股市的行为没有任何脱离常规之处。在当时那种环境之下赚钱原本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事实上,华尔街的“帮手”们赚到了令人瞠目的大笔金钱。但是,虽然这批人变富了,他们的投资者中却有很多人经历了“失落的十年”。绩效总是有起有落,但费用从不下降。

这场对赌还昭示了另外一个重要的投资教训:

虽然市场总体上是理性的,但偶尔也会做出疯狂的事情。在那种时候抓住机会并不需要超群的智力,不需要经济学学位,也不需要懂得Alpha值和Beta值等华尔街的术语。那种时候投资者需要的是一种能力,不要理会那些乌合之众的恐惧或是热情,而是重点关注一些简单的基本面。

(《巴菲特致股东的信》写于2018年2月)

老爷子向来耿直,经常给指数基金“带货”,第一次在1996年在《致股东信》中首次提及“大部分投资者早晚会发现证券投资最好的方法,就是购买成本低廉的指数基金。”

2、巴菲特为何给指数基金“带货”

1972年到2021年,标准普尔在50年中有41年获得了正回报,而在50年里有此收益的主动型资产管理机构寥若晨星。从长期看,主动型基金经理的表现会变得更加糟糕:根据晨星的报告,在过去10年期间,所有主动型基金中只有25%的表现优于指数基金。

以A股指数基金为例,沪深300ETF成立以来9年年化15%,中证500ETF成立以来7年年化17%。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公募基金有2936名基金经理,基金经理年限超过10年且年化收益超过10%的仅57位,“双十”基金经理占比约2%。长期来看,大部分主动型基金经理是跑输指数的。

瑞典有90%的司机都认为他们的驾驶技术在平均水平之上,普遍都会高估自己的能力。在资本市场上近些年来更是如此,许多人都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不断提高换手率,持续快进快出,然而结果并没有很好。

近些年,全球普遍的趋势:指数基金跑赢大部分投资者。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第一,指数基金永远充满“新鲜血液”。

大部分指数基金设立的规则:定期“换血”。把那些业绩平庸的,利润率低的,不再给社会创造更多价值的企业除去。纳入一些新的企业,这些能被纳入的企业通常是有亮点的,比如业绩好,利润高,创造一定价值的企业。

第二,指数基金长期向好。

买指数其实就是赌国运,国家的经济是向前进的,指数基金也会跟随着不断上涨。只要你相信一个国家能持续发展,指数基金就能不断长期向好,一起分享国家经济增长带来的收益。

第三,成本低。

巴菲特曾经表达过一个观点,不注重成本的投资者不是一名真正的投资者。成本不仅包括购买一只基金或股票投入的本金,还包括买入后产生的各种管理费。

3、巴菲特给中国投资者的建议

2017年在一个巴菲特专访实录,记者希望给中国的中小投资者的建议。

巴菲特说:你们的经济蓬勃发展,这是中国过去15年发生的一个奇迹,而大多数人都不会自己选择股票,就像人们不知如何为自己接生,为自己补牙一样,人们总是要寻找专业的人,他们不能成为一切的专家。

我能做的最好的猜测是,如果他们只是在一揽子不错的公司投入适量的钱,持续多年之后,最后的收益,好过他们总是要找大牛股,或者不断的买进卖出,这在美国和中国没有什么不同。

我不知道他们是否有好的指数基金,代表中国经济的低成本指数基金。而且每个月投入一部分储蓄,那么年年如此呢,不要试图高点卖,低点买,因为这太难了。长期坚持,时间足够久,将获得非常好的财富。

巴菲特这里的“带货”产品,一般泛指宽基指数。宽基指数由多个跨行业的公司组成,比如沪深300、恒生指数、标普500这类就是历史上比较有名的宽基指数。

熟悉巴菲特的都知道,还要洞悉人性,不是在涨得非常高的时候,才发现它的价值。事实上从行为学角度去观察,很多人都是高位激情定投,低位恐慌抛售,最终在低卖高买的过程中,把国家和企业的发展红利给消磨了。

再者,除了投资单一市场的指数基金之外,在国际上成熟投资者他们还有一个通常的做法就是:做一个跨市场的指数基金的配置。

过去几十年,全球资本市场不够成熟,定价存在缺陷,那是人定胜天的时代,涌现了许多主动投资大师。而近些年全球资本全流通,带动了定价走向成熟,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屈服于指数基金,因其编制原则使得包揽的公司越来越优质,很大程度上吃到了国家和行业发展的红利,即便是华尔街也认为那是很难战胜的对手。

新时代新趋势下,这是我们每个人都要深刻的洞见,你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