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392.01+0.15 0.04%
DIA313.76-1.79 -0.57%
IXIC11,528.58+110.43 0.97%

能源危机下,欧洲“背叛”碳中和

能源危机下,欧洲“背叛”碳中和

格隆汇 · 04/30/2022 05:41

《三体》故事的起源,是三体星人想殖民地球。

在前往地球的征途中,他们发射了两个量子机器人——智子,光速赶往地球,破坏粒子加速器的实验结果,务必在三体星人抵达地球前,把人类科技锁死在四维空间里。

封锁的效果很明显。

当面壁者“罗辑”从休眠中苏醒后,看到人类社会先进的人工智能与各种设备仪器,一度以为三体威胁已经解除。可实际上,人类多年来发展的只是应用类工程技术,科技理论仍停留在他休眠前的水平。

这一点,在后来的水滴战役中,体现得淋漓尽致:满载全人类希望的太空战舰,在小小的水滴面前,脆弱如蝉翼一般。

科技代差造成的降维打击,让人类第一次感受到绝望。而在技术封锁背后,折射出的是整个三体世界的宇宙观:

1.生存是文明的第一需要;

2.文明不断扩张与增长,

但宇宙中物质的总量保持不变。

加上技术爆炸假说与猜疑链,共同构建出一套赤裸裸的丛林法则:在看不见对方的黑暗森林中,每个文明都是带枪的猎人。谁的技术落后并率先暴露,就会面临被奴役或清除的绝境。

残酷,黑暗,却无比真实。

不过,三体星人毕竟是虚构的,作者大刘对宇宙社会学的猜想,更多源于对现实世界的观察。


01

大分流


历史研究中,有两个“天问”。

一个是李约瑟之问:为什么中国科技长期领先于其他文明,到19世纪却突然衰落?

另一个是韦伯之问:为什么资本主义萌芽最先诞生于中国,工业文明却在英国率先发生?

美国学者彭慕兰曾试图作答,所著的《大分流》一时轰动了西方学界。核心观点为:西方相对东方,在19世纪前,并无任何优势。唯一的区别,在于煤炭的分布位置。

明清两朝,中国尽管幅员辽阔,经济区与能源区却严重分离——繁荣之地远在江南,煤矿却多在北方。在以畜力交通为主的时代,运输十分困难。

与之相对的,英国因为国土狭小,矿脉无论处在何地,都不会距离伦敦太远,为18世纪中叶开始的工业革命,提供了源源不断的燃料。

可以这样说,弹丸小邦能先发制人,成就日不落帝国的辉煌,煤炭是最大功臣。

也正是煤炭这一能源的出现,让清朝与英国出现了“大分流”。

百年后,相似的剧情,在大西洋彼岸重新上演。

1859年,第一口现代意义的油井——德雷克井,出现在美国宾夕法尼亚州,石油工业就此开启,同时奠定了美利坚称霸电气时代的基础。

在随后的历史进程中,这些先发国在世界舞台上,拥有了制定游戏规则的权利。并通过这些规则,削弱、限制后发国的发展,长期在国际关系中维持优势:

一战,协约国获胜,英、法、美挟势建立“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制定世界新秩序。战败国与广大被殖民的落后国家,受到极大的限制。

二战,轴心国战败,美、英、苏三巨头又建立了“雅塔尔体系”,随后全球进入美、苏两极争霸时期,世界被划分为两个阵营。

1974年,美国与沙特达成石油美元协议,将本国货币与世界交易量最大的商品挂钩,构成霸权的基石。

直到苏联解体,美利坚已独步全球,凭借经济、军事、科技等全面优势,在技术上卡脖子,收割世界。

以上种种限制,与三体中的智子所为,颇有相似:利用技术代差优势,在全球有限的资源中,维持强势文明的扩张需求。

然而,在核威慑的今天,国与国之间已无法通过大规模热战,来重塑利益格局。所以,适用数千年,通过战争达到目的的方式,转移到了经济和商业层面上的竞争。

碳中和,就是现代社会,维持国际代差格局的新规则。


02

阳谋


《零碳社会》的作者杰米里·里夫金曾断言:碳泡沫是人类历史上最大的经济泡沫。而化石燃料文明的崩溃,很可能发生在2023-2030年之间。

那么,谁能取代其地位?列国政府将目光投向核能、光能、风力、水力等新能源。

而在新能源之上,以欧洲日本为首的发达国家,还画出了一幅更宏伟的蓝图——碳中和。

2015年,196个国家和地区一致通过《巴黎协定》,提出要“把全球平均气温升幅控制在工业化之前2℃以内。”

全球碳中和的目标自此真正开始。

这里必须要强调一点:碳中和除了是一个环保概念,更是一个政治经济概念——在全人类生存威胁的大是大非面前,这是天然的政治正确。

否则,就别想挤入全球化的队伍中。

但众所周知,只要有生产,就会有碳排放。而想要达到碳中和,就必须减少碳排放,并回收多余的碳。

西欧与北美地区的发达国家,经过两个多世纪的工业化,碳排放最高的时期早已过去,已经基本实现“碳达峰”。同时,因为科技树的枝干相对繁茂,有余力通过新技术发展,渐渐减少碳排放。

只是,在自己上岸后,它们开始以碳排放不达标为由,向发展中国家施压,还让一切觉得理所当然。

仍在发展中的国家,不仅工业化尚未完成,科技成长也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还要因为自身的碳排放,向其他国家购买“配碳额”。

为了融入全球经济圈,一面要催动工业化和科技树成长,一面又要在成长过程中为自己排放的碳买单——对所有后发国家而言,这明显是一种压制。

一如“凡尔赛-华盛顿体系”和“雅塔尔体系”。

所以碳中和的真相,是发达国家的贸易壁垒:用限制商品出口、限制能源进口,完成对发展中国家的双杀。

如果不遵从规矩,不仅名义上要背负不顾人类大义的骂名,还要遭受“主流世界”的孤立。在全球化的时代,这是不可承受之代价。

所以,“碳中和”三字,首先是第一、第二世界维持现有秩序的阶梯,其次才是环保概念。

这很容易看出来,规则的制定者也不屑于掩饰。阳谋之所以比阴谋更令人无奈,就在于即便明白了也无计可解。

除非制定规则的人,自己打破规矩。


03

背叛


“轰隆隆的蒸汽机冒着滚滚的浓烟,工厂里挥汗如雨的工人正在挥着铁锹将煤泥投掷向燃烧炉;脸庞黢黑的孩子挎着个小小的篮筐,他不住地在煤矿四周弯下身子捡起煤块,以便晚上卖得个好价钱换一顿糊口饭。”

这样的场景,在18世纪的英国,相当常见,象征着曾经帝国的荣光。

百年匆匆,2015年12月18日,因持续恶化的煤炭行情等因素,英国煤炭公司正式宣告关闭英国最后一个地下煤矿“凯灵利”。 这意味着,始于300年前工业革命时期的英国煤炭工业,彻底告别历史舞台。

英国政府还承诺,将在2025年前关停全部燃煤电厂,逐步淘汰煤炭使用。

然而世事的发展,总是不及预期。

2020年10月,为减少对俄罗斯能源的依赖,英国政府曾批准一个耗资1.65亿英镑的煤矿开采计划。但在环保组织的舆论控诉下,该项目在2021年遭到暂停。

可到最近,随着俄罗斯终止向欧洲运输天然气,在关闭最后一座地下煤矿近7年后,4月25日,对煤矿项目的新审查开启了。如果通过,这将是英国30年来建设的首个地下深井煤矿。

从告别过去,到重新拾起,不过短短几年。

除此之外,外媒声称德国与法国已经计划放弃碳中和目标,反而要大力发展煤炭。

比如曾经的“退煤先锋”德国,目前已经宣布建立战略煤炭储备,并重新启动早就退役的燃煤火电厂,到明年冬天,总容量可能会增加8- 34GW。

意大利也表示,如果发生“能源绝对短缺”,国内两家现役火电厂将满负荷运转。

这些都可以理解。目前欧洲地区的天然气价格,暴涨数倍,很多民众日常做饭,都不敢把火开到最。

在生存问题面前,游戏规则不值一提,即使是自己曾经极力倡导的碳中和规则。

凡是生存发展,必然是要耗费能源,造出更多的污染与碳排放,这是最基础的物理规律。

曾经,站在人类文明“灯塔”上的“先进国家”,以全人类生存之大义,通过碳中和,名正言顺地限制发展中国家的发展。

但欧美发达国家在完成工业化升级完成科技与资本积累之后,可以通过进口大部分的生存所需来维持它们体面精致的生活,却有意无意地忘记了,这些物资的从生产到送到它们手上的过程中其实也是有更大量的碳排放,只是污染和碳排放在发展国家而已。

如果真的完全去全球化,一切生存所需都需要自给自足,其实它们会发现,它们的污染和碳排放,不会比发展中国家少。

这是一个被有意忽略的真相。


04

亮剑


大分流的故事,还有后续。

在相对和平的年代,中国崛起已然成为世界进程最重要的篇章。而回顾前两次大分流,历史主角的崛起,能源是背后突出的情节。

最高峰时,中国占全球能源需求的63%。但人尽皆知,我们的石油并不算丰富,因为人口众多、消耗巨大,大部分都依赖进口。

这样看来,碳中和对我们到底有没有好处?我想从一个历史典故说起。

战国末期,面对威胁益深的秦国,韩国君臣想出一条“疲秦之计”:派出水利专家郑国入秦,说服秦王修建水利工程,借此消耗敌国的人财物力。

工程过半,因为耗资过巨,秦人终于发现阴谋,欲杀郑国。

将死之际,郑国却进言秦王政:修此渠,韩国无非苟延数年;于秦国,却是万世之利。

嬴政觉得言之有理,下令工程继续。耗费十年,长达300里的“郑国渠”终于完工。原本贫瘠的关中平原,很快变得沃野千里,为秦灭六国提供了充足的物质保障。

这八百里秦川,直到后世大唐,一直是全世界最富裕的地方。

间谍的遗作,郑国渠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

因为转型新能源,需要极为巨大的投入。我们可以把碳中和理解为发达国家对后发国家的“疲秦之策”

“疲秦之策”如果消化得好,迟早会成为“强秦之道”,重演历史故事。

首先,在高举“拯救全人类”大义的旗帜下,欧美对发展中国家商品苛以高昂“碳税”的迹象,越来越明显。

站在这个角度,与其将来被动挨打,不如趁早主动求变。

其次,通过碳中和,降低对化石能源的依赖,本身也符合我国能源安全的战略需要。

长久以来,中国对外能源的依存度都过高,石油和天然气分别为73%和43%。如果遭遇不确定因素,社会的经济发展将受到严重影响。

比如著名的“马六甲困局”

另外, 不论是水电、风电、光伏还是核电,从本质上看,都是制造业或建造业。这是我们最擅长的领域。

通过大规模生产,逐步降低成本,逐渐达到替代化石能源的目的。同时,还能逐步淘汰高耗能企业,倒逼国内行业转型,制造更多的就业与更高的GDP。

彼时的阳谋,现在看起来,已经无关紧要,在新的世界格局中,我们必然亮剑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