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441.40-4.34 -0.97%
DIA345.64-1.80 -0.52%
IXIC15,043.97-137.96 -0.91%

港報社評:廿載戰爭虛耗國力,強權浮沉禍福自招--明報9月2日

reuters.com · 09/01/2021 20:06
港報社評:廿載戰爭虛耗國力,強權浮沉禍福自招--明報9月2日

美國在阿富汗的“最漫長戰爭”告一段落,總統拜登形容撤離行動“空前成功”,難掩軍事介入廿載失敗而回的事實。戰場上,塔利班成為笑到最後的一方;上周喀布爾機場外發生的炸彈襲擊,則反映伊斯蘭國分支在當地扎根,跨國恐怖主義新威脅正在形成,最近西方一些輿論和學者便談論,美軍這次敗走,是否美國全球霸權沒落的標記。強權大國浮沉,牽涉複雜內外因素,阿富汗戰爭對於美國的歷史意義,需要更多時間沉澱,然而美國以至西方世界都必須汲取教訓,自我感覺良好的干預主義、不顧後果的軍事介入,只會帶來更多不幸。美國自己弄出來的爛攤子,不能甩鍋別人,華府應該讓阿富汗休養生息,而不是煽風點火,為區內國家製造更多麻煩。


8月30日午夜前1分鐘,載著最後一批駐阿富汗美軍的軍機,從首都喀布爾機場起飛,標誌美國在阿富汗長達20年的戰爭正式結束,塔利班隨即接管機場,宣布國家完全獨立,支持者則在街頭高呼“打敗超級大國”。1990年代初冷戰結束,美國政治學者福山曾揚言“歷史終結”,西方自由主義民主價值觀定於一尊,現實發展卻是另一回事,塔利班回朝不過是最新例子,說明世界文明多樣多元,不同社會各有發展軌跡及歷史脈絡,硬生生將一套價值觀和制度,強行加諸一個地方,無視當地風土人情及社會架構,長治久安談何容易。


塔利班回朝,承諾建立具包容性的政府、按伊斯蘭法律保障婦女權利,也不會威脅其他國家安全。塔利班會否揚棄昔日極端路線、奉行“相對溫和”管治,各方都在聽其言觀其行,最快明天公布的新政府組成,包容度是高是低,將是重要參考指標。無論如何,塔利班要走伊斯蘭道路,跟西方意識形態南轅北轍,以西方自由主義作為評價標準,並無太大意義。塔利班強調希望跟美國和全球建立良好外交關係,美國與盟友未置可否。戰場上得不到的東西,不要指望在談判桌上取得。美國當然可以操作人權等議題,藉著凍結資產和制裁,向塔利班施壓,然而實際作用有多大,頗叫人懷疑。


出兵阿富汗是美國史上最長的一次對外戰爭,拜登昨天發表全國演說,重申阿富汗變天,問題出在原政府,不在美軍撤走,拜登甚至形容,喀布爾逃亡潮一片混亂是“無可避免”,美國在短時間撤走12萬人已是“空前成功”,云云。拜登竭力自圓其說,予人感覺卻是蒼白無力,自欺欺人。原本華府尚可聲稱,當年出兵最大目的是反恐,並非推翻塔利班,蓋達已破是時候收兵,可是與塔利班為敵伊斯蘭國分支ISIS-K,上周在喀布爾策動炸彈恐襲,導致數百人死傷,包括多名美方人員,卻顯示新的恐怖主義威脅,正在阿富汗出現。ISIS-K亦稱“伊斯蘭國呼羅珊省”,追溯歷史,呼羅珊省涵蓋現今伊朗、阿富汗、土庫曼、烏茲別克等中亞多國大片土地,上周的喀布爾襲擊,有可能是新一場反恐戰的序幕,最諷刺是如果西方想壓制ISIS-K,未來必須跟塔利班合作。


美國出兵阿富汗,虛耗國力廿載,重蹈當年蘇聯失敗覆轍。最近西方不少學者和評論,都在嘗試理喻這場戰爭的歷史意義和影響,諸如會否加速美國全球霸權沒落,英國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Tom Tugendhat甚至將阿富汗變天,與1956年蘇伊士運河事變相提並論。蘇伊士運河事變,標誌大英帝國全球霸權步向終結,無法再挾軍事外交強權,在國際舞台指點江山,揭開了英國從殖民地撤出的序幕。美軍撤出阿富汗,某程度反映美國“硬實力”亦有其局限,至於會否成為美國版的“蘇伊士運河時刻”,現階段言之尚早。


工業革命促成西方冒起,由此而生的自我優越感,以不同形式呈現,其中之一就是自我美化,認為西方“有權”亦“應該”介入其他地方,卻對背後的剝削掠奪避而不談,由19世紀美化殖民主義的“白人責任論”,到冷戰後出現的所謂“人道干預主義”,莫不如此。阿富汗戰爭中,美軍與原政府在當地胡作非為的情況,往往被西方傳媒忽略。拜登演說提到,撤出阿富汗的決定,標誌美國以軍事行動重塑其他國家的時代告終,然而一時的苦頭教訓會否轉眼忘記,還得走著瞧。阿富汗局勢並不穩定,國際社會首要任務,應該是攜手穩定局面,避免ISIS-K坐大,成為另一個敘利亞,倘若華府以為製造多些事端,可以令周邊國家多吃苦頭,最終得益的有可能是極端武裝勢力。(完)


註:以上的評論僅為摘要,並且不代表路透立場。


((路透中文新聞部 +852-3462 776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