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Y441.40-4.34 -0.97%
DIA345.64-1.80 -0.52%
IXIC15,043.97-137.96 -0.91%

美股的未来是熊市?原因不只全球Taper这么简单

美股的未来是熊市?原因不只全球Taper这么简单

智通财经 · 09/01/2021 02:49

智通财经APP获悉,今年以来,美股气势如虹。标普500指数创下今年第53次收盘新高纪录、连续第七个月录得月度涨幅、连续10个月没有出现过5%的回调。

然而,随着市场进入历史表现不佳的9月,市场情绪有所冷却,华尔街对冲热潮涌现。这背后最重要的原因是,市场对全球大放水即将步入拐点的预期快速升温。

8月早些时候,巴西央行进行了近20年来最激进的加息,将基准利率从4.25%上调至5.25%,以遏制不断飙升的通胀。

8月26日,韩国央行将基准利率上调25个基点至0.75%,成为亚洲第一个“加息”的主要经济体。

智利央行周二表示,新冠疫苗接种计划帮助该国快速恢复经济活动,通胀开始上升,因此决定将基准利率从0.75%上调75个基点至1.5%。这是智利20年来最大幅度的加息举措。

继美联储之后,欧洲央行也发出了Taper信号。欧元区8月CPI较去年同比上涨3%,创下十年新高。荷兰央行行长、欧央行管委Klass Knot和奥地利央行行长、欧央行管委Robert Holzmann表示,决策者可以考虑放慢紧急购债计划PEPP的步伐。

展望后市,目前还难以判断美股狂欢还能持续多长时间。不过,基于以下几个因素,下一轮美股熊市和衰退将是20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当时准普尔500指数下跌了86%,大约用了 25 年才恢复。

1. 极高的资产估值

市场目前正处于全球央行大放水所驱动的“泡沫”中,几乎所有主要金融资产都被高估了。

例如,下面显示的席勒市盈率(Shiller P/E Ratio)比1929年的峰值高出30%,几乎与2000年的历史最高水平相当。席勒市盈率由经济学家罗伯特•席勒(Robert Shiller)提出,计算方法为标普500指数的价格除以扣除通胀因素后的过去10年的平均收益。该指标试图消除收益的周期性。从历史上看,高席勒市盈率曾导致长期回报率低于平均水平。

image.png

股市总市值与GDP之比是沃伦·巴菲特最喜欢的估值指标,同时也是最能准确预测未来股市长期回报的指标。基于这一衡量标准,当前股价比 2000 年科技泡沫的历史高点高出 30%!只有股市下跌超过60%,这一比率才能回到2009年3月股市触底时的水平。

image.png

美国国债和债券的交易利率处于历史低位,略高于零(一些国家为负利率),因此到期前回报率非常低。此外,公司债券相对于美国国债的收益率也处于历史低位。

美国房地产也很昂贵,房地产投资信托基金的股息收益率处于历史低位。如下图所示,目前的房价比2006年房地产泡沫达到顶峰时高出27% !

image.png

重要的是,高估值不仅会导致低长期回报,而且通常还会在通往低长期回报的道路上导致毁灭性的熊市。

2.投资者情绪异常乐观

除了高资产估值外,投资者的乐观情绪也处于极高水平。

股票看跌/看涨比率是一项出色的情绪指标。当看跌期权与看涨期权的比率非常高时,表明大部分投资者认为股价将下跌。下图显示了股票看跌/看涨比率,使用100天移动平均线来减少该指标的短期干扰影响。 过去一年,它已降至极低水平——远低于2007年股市见顶时的水平。

image.png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目前市场情绪有所冷却,华尔街对冲热潮涌现。数据显示,保护性看跌合约的需求超过看涨期权,看跌期权的未平仓量增加。此外,由 Robinhood 支持的散户投资者对大型科技公司的短期看涨期权需求正在降温。

3.经济基本面疲软

美国经济不像过去那样强劲,这将使下一次衰退更加严重。

下图显示,美国工业生产指数仅比2000年的峰值高8%,比2007年的峰值低1%。在过去的20年里,它几乎停滞不前。该指标远远低于1920年到2000年3.9%的年增长率。

image.png

从1940年到2000年,非农就业人数以2.5%的年增长率增长。与工业生产类似,就业状况在过去20年几乎停滞。与2000年的峰值相比,仅增长了10%,与2007年的峰值相比,仅增长了6%。遗憾的是, 这仍比2020年2月的峰值低近4%。

image.png

4.过高的债务水平

下图显示,美国总债务与GDP之比接近近期的历史高点3.8倍(或380%),甚至高于大衰退前的高水平。全球债务与GDP之比也达到了创纪录的300%,美国联邦债务与GDP之比也达到了125%。

image.png

债务清算和违约将导致通缩,尤其是资产价格通缩,正如我们在“大衰退”(Great Recession)和“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中看到的那样。

5. 政策选择有限

凭空创造出来的钱并不能创造新的商品和服务来提高生活水平。然而,新创造的资金可以流入金融资产,这有助于解释为什么估值水平如此之高。

下图显示的是“奥地利货币供应量”(AMS)的变化趋势。自2020年2月以来,AMS上涨了40%,自2009年6月大衰退结束以来,更是惊人地上涨了225% !

image.png

美联储降息以防止经济衰退的空间并不大,特别是在通胀率超过5%的情况下。如图所示,美联储在前三次衰退和熊市期间均降息,但未能阻止衰退。机构指出,为了应对互联网泡沫、次贷危机的补救性措施,短期看,起到了减缓经济冲击、提振市场的效果,但中长期还是难以直接扭转宏观经济、资本市场的下行趋势。美联储的政策选择有限,这使得股市和经济在下一次衰退中非常脆弱。

image.png